校友 ● 校友会 ● 校友文化

发布日期: 2012/10/10  作者: 上海师大基金会   浏览次数: 773   返回


校友通讯第八期卷首语

校友 校友会 校友文化
陆建非
        校友会同仁邀我写一短文作为本期卷首语,其实,文章越短越难写。我从2009年9月开始分管校友会工作,时间不长,只能谈一些感想。
        校友会是现代大学制度的必然产物,校友会机制是个名副其实的舶来品,而英语的“校友”也是舶来品,借用拉丁语,男校友单数为alumnus,复数为 alumni;女校友单数为 alumna,复数为 alumnae。在传统的拉丁语中,男性复数的alumni 可包括两性,如校友会 Alumni Association 。
        从历史上看,校友会机制对西方学校,尤其是名校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首先,这是一种荣誉、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有些百年老校的校友,上了年纪还佩戴着当年毕业学校的校徽,时不时津津乐道自己曾是牛津大学的棒球队队长等,这种共同的荣誉感像粘合剂一般将各地、各业、各届校友紧紧地聚集在一起。再者,校友会机制是一种社会资源。对学生而言,这是某个社交圈的准入证,可借助这一机制广交朋友,创造机遇,获得成功;对学校来说,毕业生向母校捐赠、推荐优秀生源、提供就业或实习机会等,无疑,双方都乐此不疲。
        通常情况下,西方的校友体系只认本科,硕士及以上学历的学生一般不列入。有些人只讲自己硕士或博士在什么名校念的,对本科母校三缄其口,只因本科的学校不怎么样,这种掩饰有悖校友文化的惯例和通则。其实大可不必,求学之途路漫漫,跌宕起伏,在所难免,然而,扬帆起航的港湾,一生难忘。
        在亚洲,韩国的校友会力大无比,韩国娃呱呱坠地就注定要归属某个圈子,特别是自我无法选择的“三缘”:血缘、地缘和学缘。学缘受志同道合的影响,在韩国人生活中始终扮演着重要角色,他们最看重高中和大学的校友会。“高丽大学校友会”、“湖南老乡会”和“海军陆战队战友会”号称最具凝聚力的三大圈。2002年韩国举行大选,当时的韩国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发布命令,禁止大选期间举行校友会等辞旧迎新聚会,以避免可能对大选产生的不当影响,虽然该命令后被部分修订,但由此可见校友会在社会中举足轻重的作用。
美国的校友文化尤为兴旺发达,长盛不衰,其根本原因在于美国学生对母校普遍具有较高的认同感,易于形成一股凝聚力量。这与美国高中生有充分的权利和自由选择大学不无关联。美国大学类型多样,社区大学、州立大学、市立大学、私立大学等,应有尽有。美国的大学各具特色,错位竞争,在世界范围内招生,活得都很快乐且滋润。不少普通学校历史悠久,文化独特,社会声望很好,既注重综合排名,更看好特色排名和专业排名。很多学生就是被特色或兴趣而非虚名或功利所驱动,学生进入他们喜欢的高校,实现人生道路上的一个重要理想,由此萌生对母校的天然好感。学生在没干扰的情况下选择了学校,然后学校根据学生的个性和特长塑造了学生,这一互相吸引的浓浓情怀便一直保持在毕业之后的漫长岁月中,所以很多学生把成功首先归于因母校的培养,这绝非套话、官话。报答和反哺母校,情真意切,发自内心。这就是母校文化的力量。
        捐资助学是美国校友的一种通常善举,然而,捐钱盖大楼的只是少数,更多的校友则是捐钱请大师,或捐钱设讲堂,即捐钱资助某一课程或系列课程(program 或project),以捐赠者名字来命名是常有的事。当然,美国校友乐于捐赠,这也与美国纳税制度有关,因为捐钱可以免税,也可抵消相当一部分其他税款。另外,高额遗产税也促使更多有实力的校友萌生捐赠甚至裸捐母校的念头,特别是那些耄耋老人。克莱尔蒙特大学经济学院有一位80多岁的老校友,毕业后一直从事小学教育工作,生活极为简朴,他用大部分积蓄做了两件事,一是为所在城市的公共图书馆捐资设立一个图书角;二是出钱为母校聘请一位著名的客座教授,其课程以这位老校友及他当年的导师的名字共同命名。这位老校友还立下遗嘱,身后将大部分遗产捐献母校。
        涓涓细流成大海,点点心意表真爱,有力出力,有钱出钱,捐赠不拘形式,不分多寡,母校都应视若珍宝,按捐赠者意图,规范处置。我在国外出差时,看到有些校园草坪上放置着一些极为普通的休闲长椅,背面庄重地镌刻着捐赠者的名字。我校会议中心装饰的几幅美术作品下方也标明了作者兼捐赠者的大名,这是对校友和校友文化的最好诠释。
        校友文化带动的校友捐赠成为很多大学持续发展的重要支撑,这种文化并非简单地积淀人脉和获取捐助,而是深刻影响着大学的教育制度。有了足量而持续的校友自发捐赠,大学教育可摆脱对权贵的依赖,避免商业利益对教学的干扰,使大学在金钱社会中保持难能可贵的独立和自主。此外,校友文化还把母校变成一种文化认同,志同道合的求学生涯、甜蜜多彩的青涩追忆、难以割舍的师生情感将社会精英集聚起来,成为推进社会发展的有益力量。
        中国实施现代大学制度的时间并不长,由于受到传统观念和经济制度的影响和制约,校友会制度和校友文化还处于初始阶段,任重道远,但前景看好。对校友会在现代大学制度中的地位和功能的认同还需强化,对校友的重视和尊重应始终如一。此外,在募集的机制与方法、捐赠的管理与使用等方面有待深入而有效的探讨。
我心目中的上海师大校友会应是广大校友咨询交流的平台,人脉集聚的智库,心灵栖息的港湾。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