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累是迎接挑战,实现梦想的阶梯

发布日期: 2012/6/30  作者: 上海师大基金会   浏览次数: 1520   返回

——记中国浦东干部学院领导研究院院长奚洁人


         
        奚洁人,中国浦东干部学院领导研究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学科评审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中国领导科学研究会副会长、上海市领导科学学会会长;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华东理工大学、上海戏剧学院兼职教授。
曾任中国浦东干部学院首任常务副院长,中共上海市委党校常务副校长、上海行政学院常务副院长、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副主席等职。19917月到199610月任上海师范高等专科学校首任党委书记,为上海师大校友。
担当重任结缘师大
奚洁人1991年离开华东师大,到上海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简称上海师专,现已并入上海师大)任第一任党委书记,从而成为上师大校友。上海师专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未由中等师范学校升格的全国第一所培养小学师资的高等师范学校。所以,学校的运行体制机制、办学水平的真正的升格变化有一个过渡期。1991年师专在体制上明确为副局级单位,正式成立学校党委,并派奚洁人来学校任首任党委书记,这对于师专的发展来说,是一个历史的新起点。用高等师范教育模式培养小学教师,是上海教育改革的一项重要创新措施,上海师专作为全国第一所培养高等学历的小学师资的学校,承担着光荣而艰巨的创新探索使命。奚洁人深切感到,从华东师大的一个处级干部直接晋升为一个副局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并要承担起创建一个上海乃至全国第一所也是唯一的一所高等师范专科学校的领导责任,这是组织上对自己的高度信任,也是组织赋予自己非比寻常的重托。
在任职谈话的时候,上级领导语重心长的告诉奚洁人,你们这一任领导班子要完成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把上海十所中等师范变成一个高师,把整个上海市小学教师的培养提高一个学历层次,全部变为大专学历。领导赋予的这一任务,也就成了奚洁人所带领的领导班子的一个始终追求的梦想。所以领导班子和全校师生都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们作为第一所高等师范学校,该怎样来培养小学教师。既然是中国的第一所,就要有敢于创新的精神,就要有率先探索的勇气,就要以极大的魄力去开创具有中国特色的培养小学教师的道路。
第一:创新,需要传承与创造的结合
一直从事高师教育的奚洁人认识到,师范教育是一种职业教育,从这点来说,中等师范教育保留了非常好的传统,在师范生的专业思想、专业素养、职业技能等方面的教育培养都很扎实。培养小学师资的高等师范教育应该在继承这些好传统的基础上加以提高,而不是简单地搬用一般高师教育的模式。这样才能走出中国培养小学教师的一条新路,并以此代表中国在世界舞台上进行有益的交流。为实现这样的教育目标,师专创造性地设计了全新的整体培养方案,从优化生源开始,到基本的课程设置,包括了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知识教育、专业技能和综合素养教育等内容。比如,优化生源实行五年一贯制教育方案,即招收初中毕业生进入师专学习,五年以后他们就大专毕业了。所以很多优秀的初中学生为避免高考压力,愿意报考师专,这就极大地改善了生源。其次,改善师资结构,提升师资质量。在提高原有中等学校师资的同时,引进高层次人才,同时聘请了一些重点大学老师,包括研究生导师、博士生导师来参与课程设计、指导教学活动,特别是来参与师专的教材编写。把他们的学科专业优势与原师专教师的师范教育实践优势相结合,实现优势互补,以便向世界一流的小学师资培养目标冲刺。这种志存高远的战略定位和实际工作,使得上海师专在国际国内的影响力快速提高。
第二:办学,需要注入思想的灵魂
除了要重视学生的专业知识、专业技能教育以外,奚洁人作为党委书记十分重视学生的思想教育,他针对师范生的培养目标特点,提出了师范院校学生思想教育是灵魂工程师的灵魂塑造工程的观点。奚洁人认为,大家都认为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那么他们的灵魂由谁来塑造呢?这是师范教育义不容辞的责任,因为师范生是未来的灵魂工程师,所以师范教育,尤其是对他们的思想政治教育,就是灵魂工程师的灵魂塑造工程。一个优秀的师范生,不仅要有适应岗位需要的一般知识素养和教学能力,更需要善于指导小学生成长的思想教育等较为全面的素质教育的能力,以塑造小学生健康的人格。毛泽东说过,学校的一切工作都是为了转变学生的思想,从这个意义上说,整个学校的工作就是塑造学生的灵魂。灵魂工程师的灵魂塑造工程,这是一个十分崇高的教育理念,这一理念得到当时高教局领导的高度支持和赞同。学校党委要求把全校的精神文明建设乃至整个学校的办学思想和目标都提高和聚焦到这个目标上来,这在全校师生中形成了很大的精神动力和凝聚力,使平凡的师范教育工作赋有了新的含义。根据这一指导思想,师专很快申报并被授予了高校的文明单位称号,极大推动了学校整体办学质量的提高,并使整个高等学历小学师资培养模式本身获得了更加高尚的灵魂。
第三:育人,需要老师的示范
当时的师专有一个规定,学校领导早晨七点半必须到学校跟师生一起做早操,这在一般高等学校是不可想象的。奚洁人作为一名副局级干部的党委书记坚持每天准时到校参加早操,这不是仅仅为了锻炼自己身体,更是为了向师专的师生做出示范。其真正的价值和意义是通过这一行为规范,要告诉学生:育人,老师应该做示范的道理。因为师专培养的是小学教师,而小学里上早操时,老师、校长都是要到场的,所以这种理念和行为习惯应该从师范教育阶段就应该树立和养成。从学校的文化建设角度看,还蕴含着对领导干部的示范要求,应该一级做给一级看,养成领导带头示范的传统和育人氛围。
第四:特色,需要找到培养的载体
灵魂塑造工程不能只是空讲道理,小学教师的灵魂塑造工程应该有自己的特点。师专的毕业生在校期间要会讲100个爱国主义故事,并且作为一项思想政治教育的专业教育技能要在毕业时进行考核,不及格者不能毕业,这是奚洁人的倡议。因为奚洁人认为,小孩子大多喜欢听故事,通过讲故事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孩子更易接受和记住,而且如果哪位老师能讲故事,就可以成为一个学生喜欢的老师。这样就把爱国主义教育和师范职业教育以及作为一个老师怎么让学生喜欢,成为学生心目中的好老师这个环节接通了。为了训练这种本领和技能,师专从两个方面着手。第一,学校自己编写爱国主义教育故事的教材。第二,在学校里开设讲故事训练课。老师教授师范生怎么讲故事,怎么有情感地表达,怎么形象地描绘、情境的展开等。通过讲故事也可提高学生口头表达和讲普通话的水平。假期里学校组成师专故事队或要求学生个人联系到小学去演讲,也锻炼了学生的组织、沟通等社会活动能力,所以是一项综合性的专业训练。同时,师专的讲爱国主义故事活动在社会上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奚洁人还清楚的记得,当时上海市在市少年宫举办的一个爱国主义教育的展览会需要讲解员,经过比选,最后就是选中了师专学生当讲解员。后来,师专还被国家教委选中,代表上海市高校参加在大连举行的全国高校爱国主义教育工作交流会。所以这件事增强了学生和学校的竞争力、影响力。因此一个小学校也可以做大事,关键是创造这个学校的特色,而这个特色不是凭空地想象一个东西出来,而是要跟学校的功能定位,教学目标,人才培养规格等等相结合,要同你自己的使命、任务包括愿景结合起来。奚洁人回忆道,应该说现在上海师专的毕业生在社会上影响还不错,现在好多毕业生已经成为教学骨干,不少人已经当学校的领导了,因为第一他学历高,第二他保留了中师的综合素养的教育传统。一方面学习运用能力强,新的知识能够及时转化,另一方面,他有一些特殊的教学技能。因此,一个学校要办好,我的体会就是特色很重要,特色不是刻意地去搞一个跟别人不同的东西,特色是围绕着你的目标、任务去创造与人不同的东西,包括从你的历史基础,历史资源中去开发的出来的。
丰富的阅历丰富的人生
奚洁人喜欢结合工作岗位做一些创造性的工作。在中学的时候作为团委宣传委员抓学生文工团,文工团的有些节目他喜欢自己动手编创。在上大学之前,奚洁人回乡插队在生产队当农民,做土记者,就写新闻评论、通讯报道、故事、文艺剧本,后被人民公社领导看中,去公社机关搞宣传文化工作。知识不够,自学阅读了政治理论和中国文学史等书籍。到了1977年恢复高考时,奚洁人已经是公社党委政宣组负责人了,所以就考入了华东师大政教系。进入大学后,为了不把以前搞文化宣传工作的知识积累丢掉,奚洁人选了哲学方向。大学期间,奚洁人选定哲学的分支美学为学习研究方向,所以在大学二年级就把中文系的课大多听了。本科毕业论文选了研究黑格尔美学思想方面的,但是当时师大政教系并没有美学老师。最后在学校的帮助下,在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美学专业的上海人民出版社哲学编辑社的一位编辑的指导下,奚洁人终于完成,并顺利通过毕业论文答辩。
本科毕业后,奚洁人留在华东师大政教系工作,在担任党政工作的同时从事美学教学与研究工作,后来又读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专业研究生。到师专任党委书记,尤其是1997年到市委党校担任领导工作后,为了更好地结合岗位工作从事领导工作和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学与研究,奚洁人放弃了美学研究,专注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等马克思主义理论、党的建设与干部教育的教学与研究。20036月,奚洁人被中组部任命为中国浦东干部学院首任常务副院长,开始筹建这所新型的干部学院,按照中央的要求,为积极探索中国干部教育的新路努力工作。奚洁人觉得要探索干部教育培训的新路,必须研究领导的活动规律和领导教育培训的规律。就像当时认真研究怎么培养小学教师一样,奚洁人总是喜欢把自己的专业研究和自己的工作岗位结合起来,他认为这样就既可以对工作有理论思考,有创造性研究,可以促进工作本身,而且这种结合也可以使自己对本专业或新的专业方向的理论研究上开辟新的领域或视角。所以奚洁人开始研究领导学、领导教育学,研究怎么培养领导者,并取得有特色的科研成果。比如在上海师专时,他在总结师专爱国主义教育工作经验基础上写了《师范院校爱国主义教育的双重机制和效应》的论文发表在《中国高等教育》杂志上(意思是师范院校的爱国主义教育首先对在校大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同时这也是为这些大学生毕业后掌握必要的对小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技能训练,这叫双重的机制和效应)。在创建中国浦东干部学院过程中,奚洁人主编出版的《领导教育学大系》系列丛书,就是对古今中外的领导者教育培训的理论与实践进行的全面的开创性的理论研究与探索,因此,这一系列丛书获得了由国家新闻出版部署颁发的三个一百原创图书出版工程奖。
在采访中我们看到奚院长的衣服上佩戴着一个造型别致的标识,它的名字叫人才树,由三个字组成一棵树的样子,其外形像,又像。奚院长兴奋而自豪地告诉我们,这是他们学校的标识,也是由奚院长从众多作品中选出来的。当时招标评选这个Logo时,大家有不同的看法。奚院长对相关备选图案说了四个不选:第一,单纯以拼音字母构图的不要,因为其文化含量太少。第二,以现有学校建筑物作为图案的不要,因为学校的建筑虽然很漂亮,但奚院长忌讳的是如果一个学校的只是突出它的房子很漂亮,而忽视了它的教育质量的话,就毫无意义。学校Logo应该重在其文化内涵。第三个不要是不要传统的一般大学所用的那种圆形图案。许多人认为,中浦院也应该用像清华、北大那种校徽图形,但奚院长认为,这样一是缺乏识别性,远远看去不知道这是哪个学校的校徽,视觉标识很重要一点就是要易于识别,只有与众不同,才能让别人一眼就记住。二是干部学院不同于一般的大学,这应该从校徽上就应该有区别,它可以强化办校的特色意识。第四,校徽还应该能较好地承载学校办学的文化理念,所以,凡是与中浦院办学理念和模式不相吻合的图案,一律不选,所以最后选中的图案较好地体现了这些要求,并且具有开放性,其文化内涵不断得到新的开发。从现在看来,奚院长当初的四不是非常有道理的的,中浦院的校徽的确受到了各方的好评,即使是从Logo设计的专业角度看,也是很有创意价值的。
想不到研究哲学的奚院长对视觉符号有如此深入的了解,也许这与他曾经从事美学的教学与研究,并有丰富的人生经验是分不开的,这也是奚院长引以为豪的资本。奚院长非常注重自己的经验和知识的积累。访谈中他多次强调,一个人要重视自己的积累,也要重视你所工作的单位的历史积累,积累是迎接挑战、进行创新和实现工作目标乃至人生梦想的阶梯。奚院长不仅对自己,即使对自己的博士生也从来不是采用请你照我这样做的带教方式,让学生简单跟着自己做,而是认真分析研究生自身的积累,对他们的知识积累和人生经验进行再开发,或许这就是因材施教吧。因为奚院长认为,如果简单地要求学生学着自己做研究,养成模仿老师的习惯,就不会有大的长进。其实学生也达不到老师的水平,即使做出来形式上像,但内涵不像,因为他不具备老师的知识结构、经验、体验。所以通常情况下,奚洁人会帮助学生按照专业的目标定位和要求,结合他们的知识积累、学科研究领域前沿和现实需要,来考虑和指导他们确定自己的研究选题,在此基础上进行深入研究,这样的选题和成果,既有理论创新和现实价值,也容易为学生驾驭。这样的论文写作过程也许对他们的人生感悟和今后成长都有所帮助。他说,我也常在琢磨我怎么带学生,做老师真的是需要永无止境地思考,才能真正带好学生。奚洁人还说,他觉得从一个人来说,不管做什么,你的生活积累、工作经验积累、知识积累都不要浪费,梦想的实现要有阶梯,积累就是阶梯。每个人的经历是不一样的,知识结构也是不一样的,你思考问题的角度一定也是不一样的,所以最终解决问题的方法和结果可能也会不一样。正如奚洁人说的,因为他有领导工作和从事文化工作、研究美学的经历和经验,这样的积累,决定了他跟其他单纯从事搞哲学理论研究的教师的想法往往是不一样的。当命运给你做安排的时候,你就要接受它,不论什么样的岗位都可以做出业绩来,可以做好,可以做得跟别人不一样,或者比别人做得更好。如果你只是抱定我一定要做什么,然后当命运安排不是这样的时候,你不是顺从,而是每次都要跟它抗争,你可能反而一事无成,因为人的命运很难说,是不能完全由自己掌控的。我们并不是宿命论者,但是你总要接受客观命运的安排。我们这一代人的命运的一个鲜明特征,就是与时代的变迁和国家的命运紧密相联。所以80年代初有一种说法叫人生设计,这个设计只能是一个粗略的方向,不能太细太具体太生硬,如果这样的话只能是空想。就像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对空想社会主义者所讲的,他们对共产主义描绘得越具体,就越会陷入空想一样。对于未来,我们要有一个明确的目标,然后在原有的基础上,在已有积累的基础上,不断地创新发展,一步一步地最终实现它,这就是人生的辩证法,也是历史的辩证法。
奚院长把积累分为两个部分。积累总体上是对过去的一种财富、经历、体验、知识等等人生走过的道路当中所有的收获、自己的感悟,这些都是你最宝贵的积累,这是从过去的角度来说的。从未来角度来说,积累就是不断地吸收新的知识、新的经验等等,就是说你要吸收新东西,过去的东西不要丢掉,往往在吸收新东西的过程当中根据你现在的任务、目标、岗位,对这两个东西做一个嫁接,特别是对你过去的一些东西要站在新的人生高度、时代的前沿做一个再认识、再开发,不然那些东西就过时了没用了,甚至会成这包袱。因为那些东西是宝贵的,但往往不能马上用到完成你现在的目标和任务上来,所以你必须把作为一种解决现实问题的资源再认识、再开发。我们对于党的历史文化积累也是这样,必须站在新的历史高度予以再认识再开发,不然那些东西是死的。黑格尔说过,历史不是一尊不动的石像,而是生命洋溢的。我认为这生命也是后人赋予的,关键在于你能不能站在新的高度再认识它、开发它。中国人历来有我注六经的说法,就是强调对于历史文化传统,我们应该主动地去从现实的角度去作新的注释,这是从纵向来说的。还有一种从横向来说的,我们不仅应该重视自身的积累,也重视他人的积累。他人的积累一种是通过学习书籍或者其它形式的经验和知识载体而获得的,学习把握他人的积累并转化为自己的资源,即转化为自己的积累,我们的积累就更加丰富了。所以我们的眼界要开阔,中国的与世界的,有些东西看上去并不是现在马上就可以用,但是必要的时候会起作用,这就是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归结到一点,一个是对过去与未来,一个是对自身与世界,所有的积累都要去整合它,积累是一种整合,是一种再造,如果你认真地去做了,就一定会有新的发现和创造的,所以积累会赋予你新的生命和新的发展。
当我们跟奚院长说,我们有时候写东西,都是用笔先在纸上写个初稿,然后再在电脑键盘上敲出来时。奚院长开玩笑说到,怎么小年轻还不如我这个老头子嘛!原来奚院长的五笔打字速度非常快,而且所有的论文和课题研究从初稿开始都是在电脑上操作的。奚院长92年就开始学电脑了。当时在师专做党委书记,他就问计算机教研室的老师,哪种文字输入方法效率最高,老师告诉他是五笔字,但五笔字挺难。但是奚院长说,我不怕难,我就要效率高的。于是他就学了五笔字输入法,当时是很少人学五笔字的。但是它只是起步难,掌握以后非常快。当然这有一个过程,开始写稿时,打字用键盘会造成思维中断。但是2004年开始到,中浦院为节省人力资源和管理现代化的需要,学校规定不设专职打字员。奚院长带头遵守这一规则,从而也提升了自己的打字速度,完全适应工作和科研需要。所以战胜了挑战,就是成功的机遇。
奚院长认为,实际上这也是一个人的价值取向,一个人只有不怕难、不怕疼,最终才能赢得更多的成功机会。成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要想付出少而收获多,从经济学角度看是对的,是成本意识,高效率的体现。但从人生价值导向角度看,未必是正确的。我们还是要提倡,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多劳多得所以尽管有时候活得很累,但这是辩证的,反过来说,因为好的结果可以给你一种鼓舞,一种信心,一种激励,可以获得更多的收获,所以也是快乐的、轻松的、愉悦的,也就不累了。
采访结束时,我们问到奚院长平时生活中有哪些兴趣爱好。奚院长笑着说,我的生活说起来还是比较紧张的,甚至旁人看来有些枯燥。目前还有些重要的科研任务要完成,还是比较忙的。今年我刚刚完成两个国家课题,一个是国家一般课题《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能力与领导哲学》,11月初由我主持的国家重大课题《党的先进性建设问题研究》刚刚结项。当然,学术研究本身是我的兴趣爱好,所以我自己也就乐在其中了。
采访手记:
在采访之前,我们了解到奚院长长期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而且也做过多个学校的领导,所以自以为奚院长是一个官僚式的严肃的老学究。但是近2个小时的谈话彻底的改变了我们最初的猜测和预设的刻板印象。采访奚洁人院长的过程,就象与一位健谈的长者的聊天,更多的像聆听了一堂启迪人生的课。从奚院长的人生经历和卓越成就中,我们感悟到了很多。人生在于积累”“兴趣在于培养这些话深深的印在了我们脑子里。在此,我们再一次感谢奚院长,并借此代表上师大全校师生祝奚院长幸福安康。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