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大人曾经的音乐圣殿-------东部礼堂

发布日期: 2016/12/19  作者: 网站管理员   浏览次数: 263   返回



                          陆建非 尹玲玲

现在上海师大的东部校园原为中央音乐学院华东分院。
1958年院系调整,中央音乐学院华东分院搬迁至汾阳路,亦即现在的上海音乐学院,原校址则成为上海师范学院文科院系所在的东部校区。

  黄毓麟先生是原中央音乐学院华东分院校园的整体设计者。黄先生毕业于杭州之江大学(后并入上海同济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他于1954年不幸英年早逝,年仅28岁,成为中国建筑界的一大损失。1952-1953年见证了黄先生的创作高峰时期,中央音乐学院华东分院校园的整体设计即为该时期他的四件主要作品之一,另三件分别是同济大学文远楼、上海市儿科医院枫林路旧址和上海人民英雄纪念塔。

  黄毓麟先生1950年初就开始了中央音乐学院华东分院的整体校园设计。根据当时的设计要求,整个作品凸显了“实用、经济、美观”的特点。校门进口即见自由式园景的中心广场两侧,布置了遥遥相对的非对称式设计的主楼建筑,南面为教学大楼和音乐厅兼礼堂,北面为行政楼和图书馆。黄先生用回廊这一巧妙构思将东部礼堂、琴房、办公楼(即上海师资培训中心,现撤出)融为一体,形成回字型,独具特色。风车型的走廊不仅美观,还具有很强的功能性,如可在最短时间内疏散观众。而整体的回廊设计让人们在雨雪天也可自由行走于多幢建筑间。

  可惜的是,当时建筑师精心设计及构建的东部校区,如今只留下了东部礼堂、办公楼(俗称小红楼),四栋形式各异琴房中的一栋,宿舍中的一栋。当年的回廊设计等其他特色都已不复存在。我们只能从现在的文苑楼前的人字形广场、东部校区整体的曲线构建出的圆弧形中窥见当年建筑师的精心构思。

  东部礼堂建于1952年,由上海市第四建筑工程公司承建,1958年划归上海师范学院,现为东部礼堂和音乐学院教学、办公用房。该楼为混合结构,总建筑面积2998平方米;总体为现代建筑风格,但同时又融入了中国传统建筑元素。

  中央音乐学院华东分院的整体校园虽为黄毓麟先生所设计,但其中着重强调建筑的声学功能和音响效果的音乐厅兼礼堂则由当时的音乐学院副院长、著名小提琴家谭抒真主持定调。谭抒真1930年代曾在上海沪江大学建筑系学习,是一位持证建筑师,他对新建校舍中的建筑声学问题特别重视,又因音乐学院在江湾旧址的演奏大厅音质很差,故希望新建大厅成为上乘之作。1961年,谭抒真在《文汇报》上刊登了一篇《音乐演出的音响质量问题》的文章,文中列举了音乐厅音响的若干重要问题,分析了上海各主要剧场的音响特点,此文被视作相关学科的重要论文。

  音乐厅建筑声学的功能设计和具体实施则由同济大学建筑系的王季卿负责,王氏曾与同校物理教研室的郑长聚共同翻译英文著作《建筑中的声学设计》。音乐厅采用矩形平面形式,内有两层,可容纳近700人,是专为独唱独奏以至室内乐等小型演出用的。楼座出挑很少,舞台上有一些斜形反射面处理。大厅和舞台墙面、台柱为硬质木纤维板,后墙有软质纤维吸声板。顶棚为钢板水泥砂浆抹灰。水磨石地坪,楼座为木地板。设计虽很简朴,但音质优良,一直为上海音乐界称赞,小型演奏会和报幕人均无需扩声设备。

  据王氏回忆,音乐厅于1954年完工不久,即逢该校在此厅内举行期末考试。学生独奏,数位教师环坐听评。传闻有人认为该厅音质混浊不清,不免为之十分沮丧。谭抒真则向王氏指出,这是由于教师们过去一直在旧址低矮的大厅进行考试,习惯于较短的混响,故有此议。据他估计,新大厅在坐满听众以后,情况将不同,音质是不会差的。果然,其后此大厅历年演出,皆深受师生和音乐界好评。直至该校迁往市区,师生们仍对此厅怀念传颂。音乐家贺绿汀曾激赞其为“远东第一音乐厅”。1957年世界著名小提琴家奥依斯特拉赫在这个音乐厅演出后,对它的音响效果赞不绝口,认为达到了世界一流水平。回国后他还对此念念不忘,获悉他的学生毕凯森第二年要到上海演出,对他说,你一定要到上海音乐学院的音乐厅去演奏,那里的效果是最好的。东部礼堂直到2003年改建以前,一直是上海音响效果最佳的音乐厅之一。改建后,出于某些考虑,封闭废除了两面的侧窗,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其声学效果。东部礼堂南面原有长廊通到其南面的房子,后也因建造教苑楼被拆除。

  东部礼堂给每个师大人的校园生活注入了人文和艺术的韵味,这里经常举办各类学术会议和讲座,海内外艺术家频频亮相,每周播放电影。1960年代的名作《年青的一代》就是在这里首先拍成黑白片的。1971年林彪出逃、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等重要事件的校内有限传达也是在这里进行的。东部礼堂见证了一甲子的多彩风云。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