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从新疆娃到极地专家——记旅游学院康建成教授



 

 

从新疆娃到极地专家
——记旅游学院康建成教授
张倩 吴婧 施庆裕
     人物素描
     康建成:博士、教授、研究员、博士研究生导师。现为我校城市生态与环境修复重点实验室主任、城市生态与环境研究中心副主任。1982年1月他在新疆大学(新疆工学院地质系)本科毕业后获工学学士学位;随后进入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原中国科学院冰川冻土研究所)攻读硕士,获理学硕士学位;1990年12月博士研究生毕业于兰州大学地理系,获理学博士学位。工作期间,他先后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立大学地球海洋空间研究所,地球海洋空间研究所,法国原子能委员会“气候与环境科学实验室(LSCE)”,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冰川地球物理环境实验室(LGGE)”,美国阿拉斯加(费尔班克斯)州立大学国际北极研究中心,澳大利亚南极局/澳大利亚国家南极考察队等参与科研和考察工作。历任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研究员,兰州大学地理系助教、讲师,中国极地研究中心副研究员、研究员,极地冰川学研究室主任、主任研究员。兼任冰川冻土学会理事,上海市地理学会理事、副秘书长,美国地球物理学会、国际冰川学会会员,国际北冰洋科学委员会委员。多次参加中国极地考察队。先后获得国家教委、国家海洋局科技进步奖,国家海洋局海洋科技精英,冰川冻土学会“雪冰冻土优秀基础理论奖”,入选国家首批“百千万人才工程”第一、二层次,国家海洋局首批“双百人才工程──第一梯队”,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等。

     寻觅专家轨迹
     1943年他在新疆乌鲁木齐市出生,在兵团农场的空旷大地里成长,在大西北风沙的狂野中挥洒自己的青春。他摸过方向盘,学过物理机械,又由于机缘巧合进入地理学的殿堂。从未幻想过做一位科学家的他,却将自己最珍贵的年华奉献给了极地。他曾三次参加国家南极考察队赴南极科考,参加中国首次北冰洋考察;他在中国西部进行了现代冰川沉积过程和第四纪环境研究,推翻了国际上有关青藏高原第四纪大冰盖的假说;他首先在中国黄土地层剖面中发现末次间冰期存在三层古土壤,使15万年以来黄土沉积记录与冰芯、深海记录有了明确的可比性;他通过对极地冰芯、黄土、深海沉积的对比研究,揭示15万年以来全球环境变化的共性与区域特征;他对南极乔治王岛冰帽冰芯的研究,填补了该区冰雪地球化学研究的空白……他的足迹踏遍了黄土高坡、青藏高原,他的足迹印在了普通人终生无法瞻仰的雪地上。带着一身的仆仆风尘,披着万千荣誉的烁烁光辉,他选择做一位教师,要把自己对科学的忠诚和热爱传递下去。他,就是旅游学院博导康建成教授。
    初访康建成教授时,他的热情谦和、严谨细致的态度给我留下很深印象。与其说是一次采访,倒不如说是上了一堂图文并茂的地理课。冰川所、雪冰队、《南极条约》、安全舱等等名词是我第一次亲密接触。采访更像是翻开了一个科学家的成长日记,康建成从如何接触地理地质学讲起,到叙述他的极地之旅,最后到如何进上师大任教。语气平和却蕴涵丰富。曾有记者用“静默”来形容康教授,但在我眼前的康建成教授却是一位有着丰富情感的人——他谈老师时满含敬意:读中学时他受物理老师(后为大百科全书创始人)周志程的影响踏上科学之路;在中国科学院兰州冰川冻土研究所读硕士时师从我国冰川学奠基人施雅风院士;在兰州大学地理系读博士时又得冰川学大师李吉均院士的真传。昔日恩师在这位已有白发的科学家心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他谈家人时愧疚之情溢于言表。康建成教授长期在世界尽头做科研工作,身为医生的妻子也是工作繁重,儿子没有父母的照顾,年龄很小就被迫“独立”。一次,身在南极的康建成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接电话的是当时年仅七岁的儿子。“你一人在家?你妈妈呢?”“值夜班去了。”“饭吃了没?”“没有。”“一个人在家怕不怕?”“爸爸妈妈都不在家,当然怕!不过现在都已经习惯了!”……我注意到康老师在讲述这段小小的故事时,他那西北人特有的深邃眼眶中是潮湿的,总是把“工作第一”作为宗旨的康建成教授唯独欠自己亲人太多太多……
     康建成的研究领域主要是气候环境演化过程与全球变化研究。他曾进行过北极海洋水文气候环境过程研究;西南极乔治王岛、东南极内陆冰盖冰川学考察研究;南大洋海冰过程与气候研究;中国黄土高原黄土地层学研究;中国青藏高原及周边极高山区(珠穆朗玛峰地区、喀拉昆仑山乔戈里峰地区、横断山区、祁连山区、天山等)现代冰川过程、第四纪古冰川与气候环境考察研究等。目前研究的项目有:上海海域海洋温盐过程与化学物质传输过程的研究;上海近海海洋水文气候环境变化过程及对全球气候增暖响应的评估;中长期气候环境变化对上海市未来环境安全影响的预警/预测和对策研究等。
     “新疆娃娃能吃苦,到哪都不怕。”这一句来自老师的鼓励,让康建成教授成长为让中国的冰川研究跻身世界一流行列的推动人。从新疆娃到极地专家,康建成所经历的风雨是对一个人智力、体力、耐力的严酷考验,我们在敬重科学家同时,也要汲取使其成功的秘诀和精神。“任何事都要尽自己最大努力,凡事没有做好不要埋怨别人,要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康建成以此为做事原因。自律、自信、自强、自立,——让向往成功的你我与其共勉。

     极地大探索
     第一次去南极考察,是为了填补乔治王岛冰雪气候科研空白。1990年1月,康建成教授和他的两个同伴不顾极地恶劣、恐怖的气候,前往考察探险。令他们始料不及的是,一到那里,他们就遇上了夏季罕见的风暴。猛烈刮起的12级的飓风,似乎要撼动整片大地。康建成他们失去了同基地的联系,也失去了方向,只好窝在帐篷里。不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康建成他们在紧张中痛苦地熬过了三天。所幸的是,暴风雪终于停了,康建成和他的队友获救了!
     和北极熊近距离遭遇,是康建成教授他们未曾想到过的。1999年8月的一天,康建成还有他的同伴一行6人,在一块大浮冰上钻取冰芯,以便获取研究资料。“我的冰钻刚下去二三厘米,因此还得直着腰工作。无意中一抬头,看见不远处立着三只北极熊。”康建成他们心猛地一紧,纷纷拿起手中的工具,同北极熊对峙起来。大约过了5分钟,北极熊突然转身走开,一场危机就这样化解了。“如果北极熊真的扑过来,我不敢想象会是什么结果。”康建成对这次险遇北极熊,至今仍是心有余悸。

     他和他的学生们
     康建成教授是在2005年担任旅游学院的研究生导师和本科生教学工作的。校报记者采访了自然地理方向的几名研究生,了解到康建成教授目前主要以气候环境变化对上海市未来安全影响的预警和对策为研究方向。
     虽然康建成教授在学术领域的成绩让人赞叹不已,但是平时这位学术专家却是亲切朴实,平易近人的。他在上每一节课之前都会认真备课,尽可能使授课内容更加丰富,把国内外前沿知识教给学生。他的学生说,康教授的课内容丰富,信息量大,PPT做得也很到位。在课上,他总是鼓励学生发言,重视交流讨论。有时他会问学生:“你们觉得这样上课怎么样”、“我说的快了吗?要不要讲慢一点?”治学严谨,要求严格是他的风格。
    康建成教授不但对他的学生在学术研究方面进行指导、启发,而且还帮助他们早早对自己的发展前景做出相应的规划,康教授常常对他们说的两个字就是“抓紧”,抓紧学习,抓紧研究也是他讲求效率,今日事今日毕的风格写照。他平日里还很关心学生的生活情况,常说“你们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有一次,甚至在百忙中抽出时间亲自带着学生游览浦东,做学生的免费导游。也许你还不知道,康教授的歌喉也相当棒呢!音色浑厚,声音嘹亮,《军港之夜》、《吐鲁番的葡萄熟了》等歌曲都是他的拿手节目。
     康建成教授非常重视培养学生的实践能力,但凡有机会,他都尽可能地让学生参与,扩大他们的知识面,锻炼他们的动手能力。比如,他让学生去气象局、海洋局参加调研,去北极进行实地考察,使他们通过亲自观察样本、采集数据得到更加直观、更加感性的认识。8月,他还带了13名学生去兰州参加了2006年中国地理年会。中国北极黄河站2006年科学考察队队员、旅游学院徐明星就是他培养的研究生。
     全球气候变化极大地影响到人类的正常生活,受到各界人士的高度重视,研究地理有很大的现实意义,康教授就是本着这样的理念一丝不苟地做着他的研究工作,在平凡的教师岗位上做着不平凡的贡献。

发布者: 网站 管理员
发布日期: 2014/2/4
浏览次数: 3010

返回
版权所有:上海师范大学校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