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在微观世界中探寻——李利珍与他的昆虫世界



 

在微观世界中探寻——李利珍与他的昆虫世界

——访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李利珍教授
卢雁 姚金花 董佳
 

     他,是市优秀博士后。
     他,是高校教学名师。
     他,是市优秀共产党员。
     他,是生物学领域的一颗明珠。
     1982年,他从山西农业大学植物保护系毕业,从此就与生物科学结下了不解之缘。经过五年的留日学习,取得博士学位的他毅然回国,开始了隐翅虫学的研究。迄今为止,他在这个相对冷门的研究领域创下了骄人成绩:发现了世界上尚未记载的隐翅虫新种60余种,新属1种,新记录属种20余种,填补了我国在尖腹隐翅虫研究领域的空白。同时,精通日、德、英三国语言的他还在国内外刊物上发表了60余篇论文,并有专著2部,译著6部。
     如此斐然的成绩背后,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今天,就让我们轻轻走近这位恬淡低调,却有着瞩目成就的生物系教授——李利珍,在他与他的昆虫世界中领略名师的风采。
记者笔下的他
     严谨求实,是记者对他的第一印象,这不仅体现在他的认真授课上,更体现于他的研究工作中。隐翅虫,这对许多即使是学生物的同学来讲,也不能算是一个熟悉的领域,然而李老师却在其中十几年如一日默默地奉献着。对着那些大大小小、品种繁多的昆虫,他投入了百分之百的热情。除了在实验室里埋头钻研,他还经常利用寒暑假带上几个学生到野外考察,采集标本。几年来,他跑遍了除西藏、甘肃、青藏高原外的所有保护区,采集了大量标本。在那些人烟稀少、野兽经常出没的地方,李老师不畏艰险,一心只想着他的研究工作。在野外,被蚊虫叮咬已是家常便饭,毒蛇野猪也是“常客”。李老师说:“外出考察最好穿高统靴,以防蚊虫毒蛇;碰到野猪就大喊一声,它们就会走得远远的了。但其实不管是毒蛇还是野猪,看到它们只要保持不动,不去主动招惹它们,它们一般也不会袭击你。而且有些也是国家保护动物,我们不能伤害它们。”——他作为生物学家的敏感与职责,就是在面临危险时也毫不褪色。
     “每天对着这些虫子,一直做着这冷门学科的研究,难道就不觉得枯燥吗?”当记者在李老师陈放着各式标本的实验室里问到这样一个问题时,他浅浅地笑了笑,说:“搞基础科学,就要耐得住寂寞。搞研究,不能哪门热门就搞哪门。应用科学的确热门,但要是人人都去搞应用科学了,谁来搞基础科学呢?而且,做什么事情,只要你投入进去了,从中发现了乐趣,就会产生兴趣,然后就会想把它做好,并且一直做下去。”的确,为了这门科学,他舍弃了许多:时间,精力……但同时也收获了许多。对于隐翅虫这门学科,世界上研究的人也不多,相比其他领域而言,它有更大的空间可供李老师和他的学生们探索。谈到自己的研究,儒雅的李老师立刻变得活跃起来。他兴奋地告诉我们,有一次从四川考察回来,发现带回来的昆虫标本中有一半是新品种,那个时候真高兴极了,觉得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当然,有时也会有考察了几次却没有发现一个新品种的情况发生,或者在做好一个新品种的标本之后发表论文时,却发现已有人抢先一步发表了同个标本的论文,这个时候,沮丧是难免的,但李老师依然没有放弃,因为他相信前面还有更长更宽的路要走。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李老师自始至终都是用“我们”做主语,而非“我”,因为在他看来,搞科学研究,靠的不是一个人的努力,取得的成就也不属于一个人。谈到他的研究领域,他感慨万千:“我们国家对资源的研究起步较晚,所以到现在为止获知的只是一小部分,还有绝大部分是我们不知道的。例如昆虫有20多万种,而我们已知的只有7万多种。要想全部搞清楚,还要靠几代人的努力。”李老师在略有遗憾的同时也充满着对将来的期望:他庆幸自己是个教师,可以亲手辅导学生,把自己的知识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他们。对他而言,个人取得的成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发掘我国的昆虫资源,找出更多的世界“唯一”,为更高层次的科学研究打下扎实的基础。他深信,“比别人付出得多,才有可能比别人做得好。”
学生眼中的他
     在李老师的学生眼中,他严谨的治学态度和平易近人、淡泊名利的处世原则是最吸引他们的地方。
     在学术上,李老师对学生严格要求,他常对学生们说:“研究工作是艰苦而充满乐趣的。学术和做人有相通之处,都难在始终如一。用心了,追求了,就无愧今生。"在他的指导下,他的研究生发表了多篇学术论文,有的还是发表在国内外一级的学术刊物上。一位二年级的研究生说:“每次我们发表论文,李老师都会反复给我们修改,前后反复十几次是常有的事儿,而且出于我们的专业的特殊性,李老师往往都是一边在显微镜下看标本,一边看我们的论文,非常花功夫。”撰写论文时,李老师每次都让学生当第一作者,以此鼓励和扶持年轻人在学术上尽快成长。在生活中,李老师关心着身边的每一位学生,外地的研究生对饭菜合不合口味,同学们生活中遇到什么困难了,都是李老师牵挂在心的。有一位河北籍研究生说:“那年来上海参加研究生考试复试,我打电话向李老师询问上师大怎么走,李老师细致到连地铁出来叫什么牌子的出租车都关照好,让我打‘强生’或者‘大众’,因为这两家在上海属于大公司。”也有学生说道:“我来报考李老师的研究生的时候,因为跨专业的问题,对专业课考试有些诚惶诚恐,李老师就借给我材料复习并勉励我......才使得我在那段艰难的日子得以坚持下去。”同样,在李老师的鼓励和帮助下,许多本科生,都立志考研或是直升研究生,而他的研究生则是在他的影响下踏踏实实地学习、科研,在专业领域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每年李老师带学生到野外去采集标本时他更是重担加身。出门前,李老师总要关照好每一位学生准备怎样的着装,如果学生有困难,他就自己掏钱给学生买采集服。一位学生回忆道:“一次我们和本科生一起去天目山考察,在过一条小溪时,由于下雨,水流比较湍急,女生都不敢过,李老师二话没说,把鞋子一脱,再叫上两个男生往小溪中央一站,把女生一个个牵到对岸,让我们感动的是,当时虽然是八月,但处在海拔400米的小溪,溪水仍旧很冷,可李老师还是不顾一切光着脚就这么下水了……记得当时听到有本科生说:‘早就听说这个老师很好,果真很好’。”他一方面要照顾大家的生活安全,一方面又要做好标本的采集以及对学生的讲解工作,“李老师在工作时总是充满了干劲,有时当我们捉到一只不常见的昆虫时,李老师会像孩子一样,放声大笑,那爽朗的笑声会感染身边的每一个人。”有学生如是说。
     “他是一个治学严谨、授课生动、工作忘我的教授,他是一个见多识广、胸怀大志、眼光深远的留日博士......这些,是每一个知道他名字的人都已经知道的,也是每一个慕名而来的访者所唏嘘不已的。有时候,一个好老师能够传达给学生最好的课程并不是知识本身,而是一些精神上的支持和无意间流露的品质。有时候,真正可以打动并且可以使学生受益终身的,正是这些被许多人忽视的细节。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李老师在无意中种下的希望的种子,就在我的心里慢慢地生根发芽。它的养料里,有自信,有努力,有不畏人言、不怕艰难的奋斗精神。”——这是“学思湖畔BBS”生环学院的版块中,李老师的学生在毕业之际为感谢师恩写下的帖子,细细读来,一种淡淡的师生情谊洋溢其中。
妻子心里的他
     老师的妻子赵梅君老师,也是生物系的一名教师。这么多年来,多少个日夜,陪着李老师跋山涉水、踏破铁鞋,只为寻找昆虫新种;又有多少个日夜,他们挑灯夜战、埋头书本,只为分析最前沿的专业动态……面对如今在学术上有如此造诣的丈夫,一个同样对此充满兴趣和理想的妻子是怎样看待丈夫的成功的?
     在采访过程中,赵老师重复着一句话:“他很平凡,真的很平凡……”。但谦虚的言语背后,是对丈夫无尽的推崇。在一个妻子眼中,丈夫即使平凡,也是最棒的。
     也许在局外人看来,潜心工作的生活似乎缺乏乐趣,显得总是一成不变。其实不然,工作确实就是他们最大的乐趣。赵老师说,再好的感情碰到生活,也不会风调雨顺、一路高歌,更何况两人又都是要强之人。两个人在一起也不可能所有方面都投缘,但总会有交集。记得有一次,争执过后,李老师却说了一句“如果把这些时间放在工作上能做多少事情啊”来结束两人的冷战——连吵嘴都不忘工作,李老师的敬业精神可见一斑。
     但在更多情况下,她对他赞不绝口:“我真是非常佩服他,当年一心想考物理、电子方面的专业,不想被分到生物专业,但短暂的遗憾过后,又一头钻进生物学的研究当中,他时常对儿子、也对学生说 ‘兴趣是靠培养的’、‘关键是做一行爱一行’、‘要干就要干好’,现在也算颇有建树,但他一直还在努力。”
     其实,让赵老师最佩服的还是李老师的为人,在她眼里,李老师是一个绝对正直、谦逊、顾全大局的人。在他身上,看不到一点学者的清高、名人的骄狂,无论是对待同事还是学生,他都像朋友一样。遇到学生来请教问题,常常会花两三个小时都不觉得厌烦。
     埋头于一项工作刻苦研究是一件需要非常的毅力和决心的事,可是只要有了坚定的信念作支撑,即使经历再多的苦难,都甘之若饴。对于李利珍老师来说,这个他深深热爱的事业,选择了,就无悔了。痛也罢,累也罢,苦也罢——一切艰辛总会被一次次成功所冲淡——他坚信这一点,也将义无返顾地坚持下去。
卢雁:采访赵梅君老师之前,听说李利珍教授夫妇获得上海市教育系统比翼双飞模范佳侣称号,一下子提起了我的兴趣,所以很想拜访赵梅君老师。在我向李老师表达这一想法后,李老师微笑着朝对面办公桌前的老师努努嘴说:“这位就是赵老师”,我当场哑然……万万没想到在和李老师交流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对面默默坐着的就是他的妻子!
    姚金花:采访时间安排在晚上,原本以为会占用李老师的休息时间,没想到他却是每天晚上都要工作到很晚才回家的。我们连着两天“突击”采访,都看到李老师一家三口在三教三楼的那个办公室埋头做着自己的事情。第一天的采访只提前了半小时预约,但李老师还是马上准备好了我们可能需要的个人简历等材料,非常细心。晚上七点半,采访结束,李老师才匆匆去食堂吃饭,这样的敬业精神,让我感动不已。
    董佳: 采访李老师,说实话,对于一个记者来说,是挺困难的一件事。不管是他在科研上的成就还是学生们对他的爱戴,他都很少提起,但一讲到他热爱的昆虫学,他马上神采飞扬,不仅仅是滔滔不绝,讲到关键之处,怕我们不明白,还跑上跑下拿来许多昆虫标本,尽管我们在座的记者都是学文科的,可还是被李老师的热情打动了,我们也渐渐学到了些昆虫的基本知识。看来,我们今天没有白来,不仅走近了李利珍老师,还走进了他的昆虫世界。
小链接
     隐翅虫:隐翅虫科Staphylinidae,隶属昆虫纲Insecta、鞘翅目Coleoptera,是鞘翅目中的一个大科。其特征是:前翅很短,盖不住腹部,后翅藏在前翅的下面。李利珍主要从事尖腹隐翅虫亚科研究。
 

 


发布者: 网站 管理员
发布日期: 2009/8/10
浏览次数: 2504

返回
版权所有:上海师范大学校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