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是践行者 更是播种者——记人文与传播学院孙景尧教授



 

 
孙景尧 1943年生,上海嘉定人。教授、博导、博士点带头人,中国比较文学学会副会长兼学术委员会主任、北京大学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研究所兼职教授、复旦大学文艺美学研究中心兼职教授和中国社会科学院比较文学研究中心学术顾问等。1993年在美国斯坦福大学作比较文学博士后研究员,还应邀在香港、美国的大学任访问学者、客座教授。在国内外发表论文40多篇,出版著译17种,其中《比较文学》、《简明比较文学》等,被评为国家级优秀教材及省、直辖市的社科研究优秀著作二等奖和三等奖。主持完成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国家教委科研项目7项。主要研究方向为比较文学与文论、中西文学与文化关系。在研项目有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翻译文学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与作用》等。
治学之道:尚思求真
作为一位在比较文学界颇具影响的人物,孙老师身上的光环的确耀眼得让人眩目。近日,孙老师所带领的“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学科入选国家重点学科,这是我校首次有学科进入“国家队”;而由他编著的《简明比较文学》今年又获得上海普通高校优秀教材奖的二等奖……
盛名之下,孙老师依然保持着一颗平常心。孙景尧教授始终坚持着严谨多思的治学原则和求真率直的做人本色,也正是这种尚思求真的特质使孙老师显示出一名学者特有的胸襟气度和真知灼见。孙老师介绍说,在西方,比较文学是一门“学院派的精英学科”,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人们对于西方文化的理解也有了新的认识,在这种背景下,比较文学日益茁壮成长。在中国,比较文学的发展,是伴随着改革开放一起成长与成熟的。从当初的新兴学科到后来的显学,孙老师是伴随着比较文学一路成长的。想要研究好比较文学,必须要有厚实的知识基础,不但要求研究者对本国的语言文化充分了解,也要求研究者对他国的语言文化做到“训练有素”。所以孙老师一直语重心长地鼓励同学们多看书,看好书。他说:“语言真正的精华,都是凝结在文学中。看一本好书,就是同一个伟大的灵魂进行交流。书可以给人以力量,可以给人以智慧,更可以给人以伟大的人格风范。”除了阅读,孙老师还鼓励同学们思考。“多思”是孙老师治学的座右铭。他立志如山,行动如水:从略读洛里哀的《比较文学史》引发将外国文学与中国文学作比较的思考到“比较文学批评史”等科研项目的获得;从头顶“三伏”摘抄《比较文学论》到《比较文学导论》、《简明比较文学》、《近三十年中国比较文学的发展与问题》等一系列专著的出版,这其中无一不渗透着孙老师善于发现、勤于思考的学者特质。
除了扎实的文化功底,比较文学更需要研究者具有开阔的视野和创新的观念。比较文学是一门学贯中西贯通古今的学科,想要在比较文学的海洋中遨游,只有不断创新的观念才会为研究者提供新的思考领域,收获新的研究果实。孙老师一直孜孜不倦地在追寻着,为了研究,孙老师走遍了世界各个角落,探寻比较文学在当地的发展与水平。他喜欢与各国各地的不同专家学者交流,以了解不同的观点,进而更全面更深入地进行思考,他也喜欢与学生们交流,以了解学生的新鲜想法。孙老师总是说,他十分享受和同学们在一起的时间。和学生在一起,不但可以了解学生,更让他保持一颗活力之心,童真之心,也正是有了这份童心,孙老师在治学上一直保持谦逊之心,创新之心。
教学之道:因材施教
在治学上,孙老师是一位著名学者;在教学上,孙老师更是一个好老师。孙老师说道,他如今的成功也源于老师的启蒙与指导,还有同行前辈的提携与关怀。所以,孙老师也一直致力于成为一名好老师。孙老师说:一个真正的好老师,不但是要将自己毕生所学传授给学生,更要思考如何更好地让同学们接受。从1981年到2007年,孙老师开设比较文学这门课程已经26年了,在这26年中,每节课孙老师都会尽心备课,以至于他的学生说,孙老师的课是“年年有新意,节节有亮点”。孙老师解释道,每个时代的学生都有不同的特点,不同程度的学生也会有不同的特点。所以在上课时,他会根据学生的特点来选择合适的授课方式和授课内容:对于本科生,主要以深入浅出的方式来阐述理论,引发同学的思考;对于硕士生,以“手把手”的方式教导学生,培养同学的自我研究能力;对于博士生,则是在学生个人的研究上予以点评与指导,继而启发他们的思维,鼓励他们进行更深入更细致的研究。正是孙老师的用心栽培,使得孙老师的桃李遍布海内外。
除了在教学方式上精心选择外,在教学内容上孙老师更是精挑细选。研读外国论文著作,他专门为学生开设了原著选读课程,让同学们能学会如何阅读专业文献资料,特别是外国论文专著。不但让同学学到课程内容,更让他们学会研究方法。孙老师的一片苦心让同学们深受感动。文基班的徐阳同学应聘到中组部工作后,在给孙景尧教授的新年贺卡上写道:这是我最有收获的大学课程。
上过孙老师课的学生,都被孙老师认真负责的教学之道和严谨负责的教学态度所折服。一位孙老师的博士生在自己的回忆孙老师的文章中这样写道:“先生已年届六十,可在我的记忆中,无论刮风还是下雨,他总是提着沉沉的包往返于家里和学校之间,他给本科生开课,给研究生开课,给博士生开课,在先生的眼里,学生没有学历的差别,唯一的差别就是每个学生本身的差别。他很少当面表扬我们,批评却毫不留情。用他的话说,就是:‘吾爱学生,但吾更爱真理。’所以才有某某师姐被教训得泪眼婆娑的故事,才有某某师兄害怕见他的经历……课堂上的先生最令人紧张,一支烟,一支笔,静静地听着我们发言,时不时做点记录。偶尔皱眉,偶尔静静地吸上一口,不知是质疑还是赞同。每次都如履薄冰,自然就得每次课前做大量准备工作,否则真是‘杨白劳过年’。先生提问一针见血,想欺瞒他恐怕是自投罗网。他经常就某个问题步步引导,教导我们如何评述,如何论证,如何让自己的观点更有说服力。求学廿年,所遇老师无数,像先生这样严谨的老师并不多见,我们打心眼里敬爱他。”这也是大多数在孙老师课堂上求学过的学生的共同感受。在学生们的交口称赞面前,孙老师谦虚地说,他所希望做的,不是所谓的“名师”,而是“铭师”——让学生铭记于心的老师。也正是因为孙老师如此严格地要求自己,要求学生,使得他的学生对于孙老师的谆谆教诲总是铭记于心。
为人之道:厚德谦逊
2004年的夏天,孙老师应贵州当地的领导邀请,远赴那里进行教育考察。在一位领导朋友的邀请和陪伴下,孙老师来到了安龙县。安龙县地处贵州、广西、云南的交接之处,面积2237平方公里,人口42万。那里有汉、布依、苗、回、彝、仡佬等17个民族。在一般的理解范围内,安龙只是一个小小的、贫穷的县城,但是就这么一个普通而落后的县城,却深深地让孙老师震撼:“安龙县一年的财政收入绝大部分都用在教育上,全县上下都全力支持发展教育。虽然贫穷,但是人们深深地意识到,想致富,要读书。”提起第一次去安龙的情形,孙老师还是记忆犹新。孩子们渴望读书的眼神触及到了孙老师作为一名教师的内心,这位曾在贵州工作生活多年的老师当下就决心为孩子们做点事。回到上海以后,孙老师将“支教”这个想法与学院和学校领导进行交流,立即就得到了蒋威宜副校长的大力支持。于是,孙老师带着他的三位博士生奔赴安龙,开始了特殊的支教任务。孙老师深刻意识到,要教育好学生,必须从教育好老师做起。他非常赞同前苏联教育家马卡连柯的一句名言:没有不好的学生,只有不好的老师。于是他们对当地的教师进行了一系列的教育方式的改革,特别是在英语教育上。他们带去了多媒体教学课件,并对当地的教师进行了培训,还亲自为学生们上课,让同学们感受到新的教学方式与教学内容,培养学生的能力。在孙老师与他的博士生们前去支教之前,当地高考英语平均分为29分,而当他们对英语教育方式进行了改革与完善之后,一年后,学生们的英语平均分提高了近二十个百分点,更主要的是,学生们对学习英语的兴趣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就连刚开始反对孙老师教学改革的当地教师,都对孙老师和他的博士生们赞不绝口。孙老师离开那天,全校的师生都依依不舍,他们的深情与真诚让孙老师和他的博士生们感动不已。更让孙老师感动的是,在他们走后,当地的领导们千里迢迢地来到学校,希望和学校签订长期合作的支教计划。学校的领导和老师们无不被他们的真诚所感动,于是去安龙的短期支教项目已成为我们学校的中西部教育发展项目之一。孙老师还表示,他计划自己退休以后,每年去安龙支教一个学期,以自己的绵薄之力为西部的教育发展做点贡献。孙老师的真诚也让他的学生受益无穷。孙老师自豪地说:“在我教过的学生中,很多人做了大官,可是他们都严格地要求自己。他们说,因为我们是老师的学生,所以要堂堂正正地做人。”这从另一个角度折射了孙老师高尚的师德与人格魅力。
与孙老师的访谈虽然短暂,但是他每一句语重心长的教导都在心头挥之不去。他鼓励同学们学做厚德之人、学做博学之人、学做求是之人、学做笃行之人,做自己终生追求并实现自我人生价值的“学人”。“要真正做到能够抵制社会上的种种诱惑与陷阱,需要克服时而萌生的惰性与陋习,需要自己毕生的努力和时时的精进,需要时时处处都恪守大学教育所开启的为人风范和学人之路:做一个不虚度年华并不断进取的学人,做一个对国家对社会都有用的学人,做一个忠于祖国精于事业的中国学人。”而孙老师则是以身作则,身体力行,成为学生的榜样,学生的骄傲。孙老师的学生总是说:孙老师是一个好学者,更是一位好老师。孙景尧教授,是一个优秀的践行者,更是一个出色的播种者。

发布者: 网站 管理员
发布日期: 2014/10/3
浏览次数: 4080

返回
版权所有:上海师范大学校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