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58级中文系校友回母校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2014年10月18日是庆祝上海师范大学60华诞的日子。为避免路上拥挤,我早晨6:10从顾村镇出发,7:50就到了桂林路上的上海师大。我先到东部的文苑楼报到,领取了人文学院为校友准备的礼品。接着去文史楼看学院为我们安排的教室。然后再找地方买早点。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大草坪的南面的路被命名为学思东路。我们进大学的时候,吃饭都在西部教学楼前的大草棚饭厅。8—10个人一桌,每天早晨都有牛奶、豆浆、馒头、油条、粥供应,不限量。被粮食定量限制了两年多的青年学生,一下子可以敞开肚子吃饭,就开开心心地吃起来。中午和晚上,都是不重样的丰满的八大盘荤素菜和一大碗鲜美的汤。进校两个月,我那瘦弱的身体就胖了起来,体重由不足100斤增加到105斤,面色也红润起来。但没过几个月,学校也实施粮食定量了,又开始吃不饱了。那时候,我们一星期有四天在西部的西一教室、东一教室、501教室、127教室上课,而且都是第三四节课。我们在东部上完前两节课,马上通过这条路“转移”阵地,急速到西部的教室去。跑得快的可以占到前排的好座位,可以听得清楚一些。当时的老师讲课没有扩音设备,更没有投影设备,所以一定要坐在前面才可以看得清听得清。上到第三节下课,早晨的二两稀饭早就消化了,肚子就饿了。于是第四节一下课,男生们冲锋陷阵一般,直接从现在的学思路这条路奔向东部食堂——
    
       十点左右,我们的同学从四面八方陆陆续续赶来了。年龄最大的是八十六岁,年龄最小的比我小一岁,七十四岁。有一些原定要来参加的同学,临时因病或有事不能前来。
 
       我介绍了活动的安排以后,就请被二班同学称为老指导员的八十六岁的老干部窦在文介绍自己的养生经验。大家都很感兴趣。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窦大哥琅琅的话语,清晰的思路,不由得使在场的每一位思索起来,我们该怎样过好余下来的日子。健康生活就是我们现在对社会的贡献。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校友会中文系1958级分会的副会长、上海师大旅游学院范能船教授,谈旅游与健康。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每一个人的发言都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分组座谈时候的三班同学。其中两位毕业时被分配去西藏,一位后来去了宁夏。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二班的座谈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大家都很开心。老班长陈牧,视力低到看不清人,依然来参加聚会。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这些七十五岁以上的老人,精神状态都很好。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大家都非常珍惜这样聚会的机会。毕竟我们已经“古稀”了。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说说想想,交流着个人的生活体会。
     四班的老干部林法太(右后)毕业后留校,在体育系工作。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座谈结束以后,我们就重新走一走1958年9月1日的几个重要驻足点。南大楼是我们第一次开班会的地方。写着“南大楼”的这一边是南面。这扇窗里就是我们中文系1958级一班的教室。1958年9月1日晚上,全班同学在这里见面了,宣布了班委会、团支部的组成,介绍了班级的党小组长。我才知道和我同寝的老汤是党小组长。
    当时我们是五个班,到二年级调整为四个班。我们的自修教室就在南大楼底层。我们班自修室对面是小卖部。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正当我们拍照的时候,校长朱自强来看我们,听说我们是1958级的,连连称呼“老前辈,老前辈”,弄得我们这些人不好意思。校长要求和我们一起合影。第二排左起第六位就是朱自强校长。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这几张照片都是校办的老师帮助拍摄的。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我们又来到了北大楼前。1958年9月1日,我们就住进了这里。三楼是女同学,二楼是男同学。二楼西部有一个大教室是我们熄灯后的自修教室,每夜都有同学在这里挑灯夜战。有时候为了准备听好老师的作品分析,我们先要阅读原作。有一次为了分析刚刚出版的《上海的早晨(第二部)》,图书馆的《上海的早晨(第二部)》都给了我们也不够,大家只好快速浏览,每人两小时,浏览情节、熟悉人物等等。一位读完了就叫醒第二位,接着读。当然,上课的时候就有人撑不住,打起瞌睡来了,大家都很理解。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我的寝室是208,就是二楼右面那台空调的房间。据说我们住进去前是华东音乐学院周小燕教授的办公室。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这座楼现在是外语学院的办公室。这座楼做几百人的宿舍,在现在是无法想象的。楼里每层只有男女厕所各一,只有两个水龙头,水压很低,水流不大。于是三楼的厕所都归女生用,二楼的都归男生用。后来一楼也住人了。每天晚上,大家抽空把第二天的洗脸水打好放在走廊里。每天早晨早操时,每个房间留下一个人打扫卫生,打水。有的同学干脆到饭厅外面洗碗的龙头去洗脸。那时候还要天天检查卫生,评分、评等级。七项21分。用彩色纸印红旗、黄旗、绿旗。我们班吕明珍大姐当室长的寝室连续几年是全院的标兵寝室。那时候,班里的劳动委员、卫生员是很辛苦的。宿舍管理也是我们学生自己管理的。我的挚友朱长根就是专门负责熄灯拉闸的。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我们上大学的时候,做梦都没有想象过学校会有十层以上的大楼。这文苑楼的地皮上,曾经在“困难时期”种过卷心菜。也许还会有人记得,那时候下午一下课,就到班级的包干区,用树枝、小棍去拨卷心菜上的菜虫和虫卵。不记得这块地是哪个班包干了。我班是在南大楼旁边。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我第一次看到文苑楼是在2012年纪念毕业四十周年的那一天。确实很漂亮,很大气。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站得太近,不能把楼拍好。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这张拍得大了,可惜黄家礼闭眼了。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呵呵,黄家礼还是闭眼了。只能如此了。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蔡宝瑛为了不挡住后面的同学,采取了弯腰的姿势。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还是王维萍(王美娣)这样蹲下来好。不过,这七老八十的人,蹲下来的功夫差不多都没有了。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记住这地方,就记住了给与我们知识的老师。一座小二楼,上层是中文系党政工团和教师办公室,底层是历史系办公室。当年著名的翻译家朱雯教授、历史学家魏建猷教授、语言学家张斌、古诗词专家马茂元教授等都曾在这幢小楼里工作过。魏金枝先生,包玉珂先生和覃英女士都担任过中文系主任。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多留一会儿,多回忆一下我们的恩师。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金夏林后来居上,挡住了我的下巴。呵呵。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帮助摄影的校友说,我们范教授的下巴一直被挡住。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看不到自己写的祝福词了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母校,我感谢您的教育培养!我没有辜负您的教育培养!我虽然已经退休十四年,但我依旧在教育岗位上尽我所能。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在西部,我看到了生气勃勃的一群小小学友,未来的希望就在他们身上。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回来庆贺母校华诞的校友络绎不绝。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这几位很愿意被我摄入镜头,他们应该是和我差不多届别的校友。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已经下午三点多了,志愿者的任务也快结束了。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她们告诉我,已经毕业四年,有在小学工作,有在幼儿园工作的。她们很乐意我给她们照相。她们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她们是幸福的一代、希望的一代。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喜庆的校园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出色的校友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在音乐学院的接待摊位,我碰到了数学系的校友,我们住在同一小区,而且是前后房。他们驻足看一本《校友名册》,我就把这本名册封面拍了下来。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找到我们年级的一页,也拍了下来。我的姓名在中文系58级本科一班的第27位。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东部的小湖东南面好像是扩大了,氺很清,有专人管理。记得我们在的时候是管礼堂的老王兼管的。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文史楼西墙上攀缘的藤很有意境。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小湖涟漪,让我想到1958年9月1日吃完晚饭,在开班会前和几位同学泛舟湖上的情境。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那幢楼,我们那个时候也是没有的。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这小岛上,陶行知先生的坐像,让我再一次重温:“带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要做一个清白的教师,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陶行知先生的教育思想牢记在我的心中。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摄影的志愿者像是理解我的心思,给我连拍了几张。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我觉得这几张照片拍得都很满意。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多了一座凉亭,找不到当年的石桌了。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美景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美景看不够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我流连忘返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不知道当年的琴房还留下几幢。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右旁的大树和北大楼前的那几棵松树,应该是我们那个年代已经有的。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忽然发现,在朱长根签名的右上角就是我的前面,现在只有半截。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在公交车站,等车的都是参加校庆的校友。


发布者: 超级管理员
发布日期: 2014/11/4
浏览次数: 1043

返回
版权所有:上海师范大学校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