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光明中学校长、校友穆晓炯谈教育:学习,从正确认识自我开始



 



穆晓炯,1968年出生,1987年毕业于洋泾中学,1991年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数学系,于今年4月完成南洋理工大学国立教育学院的教育管理硕士课程。中共党员,上海市数学特级教师,现任上海市光明中学校长、黄浦区政协常委、黄浦区理科学会理事长、黄浦区教育学会数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周信芳艺术研究会理事。

今天,我们请他来谈谈孩子的品性塑造与家庭养成……



 

6岁的孩子天马行空,主意大;16岁的孩子懵懵懂懂,声音小;26岁的宅孩一大堆,不仅没声音还没主意。这种成长的倒退,就是父母包办过度的结果。

问:很多家长认为,孩子的第一任务是学习,您怎么看?

穆晓炯:对一个人来说,学习是贯穿终身的。关键是学什么?怎么学?对一个处于成长期的未成年人来说,学习是为了更正确地认识自我与世界的关系。但现实的情况是,家长往往因为大包大揽而阻断了孩子对自我价值与潜能的探索。

每到高中自主招生签约的时候,总有家长越俎代庖。我劝诫家长,要听听孩子内心真实的想法。可往往得到这样的反问:“16岁的孩子懂什么?提前签约,孩子心里有底,考试不慌。”

 

现在说起高考,说起填报志愿,家长比孩子更起劲、更主动,什么决定都是父母做的。这恰恰妨碍了孩子的成长,也没有充分尊重孩子作为主体的意愿和权利。

问:您认为孩子到了16岁应该知道些什么?应该具有怎样的世界观价值观?

穆晓炯:我认为,16岁的青少年应该学会判断自己擅长什么,自己的潜力在哪里?

其实,孩子在初二、初三时就会慢慢地开始有自己的想法,父母不应到了初三选择志愿时才询问孩子的想法,而是应在之前,在平时的教育中就加以沟通和引导。比如家长和孩子聊聊喜好、专长,适合考什么样的学校?而在有效的家庭讨论中,孩子也可以吸收到父母作为过来人的经验,找出现实与目标之间的落差,避免好高骛远。

 

现在的孩子功利心比较重,一方面受社会大环境的影响,另一方面也归咎为家庭小环境的熏陶。父母常把北大、清华挂嘴边,好像教育的目的仅仅是让孩子考上大学,考上名校。

问:如果一个高中生,在临近成年的时候,还没有办法正确地认识自我,您认为主要原因是什么?

穆晓炯:简单地说,是价值观的偏差导致了孩子对自我认识的不足。而孩子所呈现的不足也正是家长的问题。有一个学生在自主招生预录取签约时,跟我讨价还价道:“如果能让我进理科班,我就毫不犹豫地签了。”招生原则我不能随意更改,但我对他的这番话颇感兴趣,我问他:“你觉得你能进理科班的理由是什么?”这位学生向我列举了他初三时“辉煌”的化学成绩,还附加了一个背景介绍——他来自某理科出名的初中。我告诉他,初中出身不是关键,关键是在以数学和物理见长的理科班选拔中,他没有脱颖而出,所以学校不能让他进理科班。最后他不甘心地签了约,说道:“周围的同学大多进了理科班,感觉自己没进,很没面子。”

孩子不是生活在真空中,世俗的价值观对孩子的影响是很大的。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家长平时跟孩子谈学习时的场景,大部分家长都会借用别人家孩子的“光荣事迹”,言之凿凿道:“你看看,谁谁家的某某考上清华了。”会不会有家长跟孩子说,“某某考上普通大学里很适合他的专业”呢?或许有,但不会很多。我觉得家庭教育特别要引导孩子从小正确认识自我,学会制订适切的目标,学会脚踏实地。

 

一个人在举手投足间就体现了他的品格修养,而品性的养成主要来自家庭教育。身教重于言教,家长理应成为孩子做人的榜样。

问:当一个孩子进入高中后,他所表现出的性格、品德是否带有其家庭教育方式的烙印?

穆晓炯:送走了N届“90”后,今年高中即将迎来“00”后,他们的个性鲜明,有反叛思维,有创新意识,这是好的一方面。但不足之处反应在一些细节中,如尊敬长辈。有些孩子在学校里对老师恭恭敬敬,对同学也客客气气,但一回家就判若两人,对父母颐指气使,俨然一副小皇帝的样子。而孩子之所以有这样的行为恰恰来自父母溺爱的养育方式。学做人,是做事的基础,家长应该在家庭教育中正确引导。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性别特质的错位,“女强男弱”的现象比较突出。这或许也和养育方式有关。有些男孩的妈妈很强势,说一不二,包办了男孩的大小事务,而结果往往是男孩显得比较怯懦,缺乏自信。另一方面,“女汉子”日益增多,阳刚有余,而温柔不足。

对于正处青春叛逆期的高中生的家长来说,其教育方式固化了,教育的能量也不足了,这个时候要解决孩子出现的某些问题,难度非常大。我希望,这些“后来”的问题,能给刚“上路”的家长提个醒。在早期家庭教育中培养孩子良好的个性与品德。

 

有些新生代家长崇洋心理较重,从洋奶粉开始,在孩子成长的一路上都恨不得贴满洋标签。但教育是讲究因地制宜的,家长完全模仿不可取。

问:我国出国留学人群的低龄化趋势越来越明显,中国家长真的了解国外的教育方式吗?

穆晓炯:在盲目追捧国外教育的家长中,有一些是被留学中介忽悠的,也有一些是带着逃跑心态的。

当我们羡慕美国小学生学得轻松时,美国的教育专家也在反思中国学生为何在能代表综合素质的PISA测试中连续两次全球第一?美国的教育也在反思,他们的基础教育是不是因为太过快乐太过自由而没有打稳基础?

再告诉家长一个事实:美国的高中生并不比中国的高中生轻松,尤其是美国的华裔,双休日在外面补课的也不少。他们为了冲刺心中的世界名校,也是非常拼的。而美国的大学生压力更大,学校图书馆彻夜通明。

光明中学在美国有一所姐妹学校,该校校长访问光明中学时,特别提出一起探讨“虎妈现象”。经过双方的激烈讨论,大家的共识是中西方教育各有所长,简单地说,低龄阶段美国应该多学一点中国,高中阶段中国应该多学一点美国。

所以说,对于中外教育的不同理念与方法,中国家长要学会辩证地看待。借鉴不是照搬,从观念上来说,在家庭教育中,中国家长可以学习一些国外民主式的管理方法,学会尊重孩子的意愿,让他有独立思考的能力,鼓励孩子创新。借鉴外来经验的同时,辅以必要的规则意识的培养,则家庭教育真正做到了“中西合璧”。

我相信,在不断地引导中,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对教育达成共识,我们的教育土壤也会随之越来越好,我们会对中国教育的未来更有信心。

 (转自东方教育时报)

 

发布者: 网站 管理员
发布日期: 2015/6/30
浏览次数: 1208

返回
版权所有:上海师范大学校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