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大学生活——徐乃静



 

我的大学生活

徐乃静

 

一九五五年六月,我和张品剑,贾贵岳两位战友,在杭州十五奎巷一二六号赁楼房一间,一起复习功课。七月,在杭州大学试场参加了高考。八月十六日,接上海师专录取通知,我异常兴奋。并有一封热情洋溢的信,摘录如下:

亲爱的同学们:

我们热烈地祝贺你们在升学考试中取得了胜利!

我们更以无比喜悦的心情欢迎你们光荣地进入上海师范专科学校!我们八百多个同学老师一道伸着友谊的手渴望着你们早日到来,一起在这美好的环境里学习。“人民教师”的事业是伟大而壮丽的。革命导师斯大林曾给教师以“人类灵魂工程师”的光荣称号;伟大诗人马雅可夫斯基也这样歌颂过:

“教师像一座山一样,出现在第三条战线上——学习的战线上,书本的战线上,好像一个骑兵,一个英勇的前线战士——一个英雄。”

我们学校是一所年轻的新建的高等师范学校。国家为我们准备了优越的学习条件,经过一年的学习,我们深深体会到党和政府对青年学生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对师范教育的重视。我们学校里充满着新的教学作风,学校对学生像对自己的子女一样关心和爱护!全体同学也一天比一天热爱这温暖的革命大家庭。

亲爱的同学们!为着迎接你们的到来,学校的一切设备正在不断扩充着,占地三百七十余亩雄伟的校舍也正在等着它的新主人——你们的到来。我们全体师生员工正忙着像办喜事一样欢迎你们。

……

                                  上海师范专科学校

                                  中国教育工会上海师专委员会

                                  上海师专学生会

                                  公元一九五五年八月十五日

我辞别了两位战友,于八月二十日搭火车去上海,到达桂林路新校舍。校内芳草萋萋,环境优美。巍峨挺拔的五层教学大楼屹立在校园里。这里一切都是新的,一切都感到新鲜!学生宿舍有两座,男女各一座。我把行李安顿在指定的铺位上。我们宿舍四张床,分上下铺,住八个人,我为上铺,中间有两张供学习用的长桌。

上海师专于一九五四年建校,那是新校舍尚未落成,校址在上海西体育会路。我们来到时新校舍已竣工,学校迁到新址。由上海市教育局局长陈琳瑚兼校长,刘芳先后任副校长,校长兼党总支书记。学校设:中国语言文学、政治教育、历史、数学、地理、物理、化学与生物等八个专修科,学制二年。那年,我三十岁。

九月一日开学,刘芳校长在开学典礼上作了生动的报告。我们一年级有四个班,我为二班。学校安排我们参观各个科,参观了实验室,生物科实验室的台子上,摆放着作解剖用的若干死人,印象最深。我们的课程有中国革命史、心理学、中国通史、现代汉语及实习、现代文选及习作、文学概论、中国文学(古典文学)、苏联文学、语言文学教学法、体育。

上课教室不固定,座位也不固定。有时四个班在梯形教室上大课,有时一个班上小课,上课的方式与中学也不同,老师一讲到底,我们就手不停地记笔记。

第一学年教我们现代汉语为许威汉老师,那时他很年轻,据说刚从北师大分配来沪,讲课节奏较快,有时讲得头上冒汗;我们的科主任刘秉彝老师,教我们现代文选及习作,讲课较沉着,对学生颇和善,习作批改的细致;马茂元老师讲屈原的《离骚》,不用讲稿,他全部能背出来,上课时只带几支粉笔;教古典文学的包玉珂老师,他曾翻译过《上海,冒险家的乐园》这本书;教《中国通史》的程应老师,他原为高桥中学校长,对历史颇有研究,因而来师专任历史科主任,他讲课抑扬顿挫,很生动,如“牧野洋洋,堂车皇皇……”印象深刻。

我能跨进大学的门槛,感到很幸运。我对师专的生活较满意,宿舍里的盥洗室很大,水龙头也多,洗脸洗衣方便。洗澡买票,每张三分。伙食三菜一汤,分食,节日有聚餐。我为调干生,每月发二十五元,交伙食费十三元,余下十二元作为另用,我常到小卖部购置学习用品、信纸信封,间或买瓶鱼肝油,作为营养品。大约每周放电影一次,有时跳交谊舞,我不会跳,学过,也没学会。

第一学期结束时,进行考试。那时,我国的教育学习苏联,考试采用口试,口试很有趣。每个学生一个号码,号码上挂一个灯泡,灯泡亮了就进口试室。口试有主考和陪考。口试前抽一试题,可准备二十分钟。试题内容回答完毕,主考,陪考进一步提问。当时为四级记分:优秀、良好、及格、不及格。第一学期,我各科成绩都是“优秀”。

在上海师专,印象特别深刻的一件事,时拉线广播,陈毅市长和大学生谈家常,陈市长娓娓道来,足足谈了四个小时,但听者全神贯注,被陈市长的一席话深深吸引。

新来乍到,上海人地生疏,幸有乃椿弟帮助,如翻棉衣等,均由他托人解决,他的姐姐乃英,帮助打毛衣。姑母家在浦东,姑父在高行中学任教,姑母在东沟小学教书。星期日,我常到西浜头一号,他们的家里去,共进午餐后,休息一段时间,姑父甚为健谈,然后辞别回校。

一九五六年五月,在上海师专的基础上,成立上海第一师范学院(文科)和上海第二师范学院(理科)。我们在桂林路度过了一年级,进入第一师范学院时已为二年级,校址在民晏路。我们的院长为廖世承,党委书记陈云涛(兼副院长)

我院设有中文系、历史系、外语系(英语专业)及政教专科修。学制为本科四年,专科二年。二年级的课程有马列主义基础、教育学、现代汉语及实习、现代文选及习作、文学概论、中国文学(现代文学)苏联文学、语言文学教学法、体育。此外,尚有专题报告,如儿童文学专题报告由儿童文学出版社包蕾先生讲课,每次上课,他总是带来一皮包儿童读物。民间文学由复旦大学赵景深教授上课,他讲课很生动,谈到民间小调,他就边讲边唱。

进入一九五七年,为毕业实习的准备阶段,之后,去敬业中学实习。

记得毕业前夕,即将去中学实习。有一次,廖世承院长亲自参加我们小组会。他亲切地告诉我们教育实习的注意事项。大意是:上课最重要的时沉着冷静,不要慌张。要记住上课的要点,临场发挥。即使你把备课的内容一字一句背得滚瓜烂熟,到时一慌张,往往会丢三落四,准备好一节课的内容,半节课九讲完了。保持沉着、冷静的心态,按准备好的内容讲下去,到时还可补充新的内容,这节课井然有序,上得生动,有吸引力,使同学们爱听。那么,这节课效果就好。

廖院长,清癯的面容,颀长的身材,是位德高望重的老教育家。他毕生致力于我国教育事业,对我们莘莘学子很关心。我们到敬业中学去实习,实习第一天的早晨,当校车开到校门口,廖院长身着棕色西装,挥着礼帽,笑容可掬地目送我们乘坐的校车远去。一天,廖院长到敬业中学听课,恰巧听了我执教的一堂汉语课。那天,济济一堂,我上课没有慌张,但没有掌握好时间,以致进度未能完成。下课后,廖院长不但没有批评我,反而提出了这堂课的不少优点,鼓励我这教育战线的新兵更好的前进。

敬业中学的王松涛老师使我们的指导老师,他不但详尽地告诉我们上课的要领、方法等,还仔细的修改我们的教案,认真地听我们的实习课,并提出宝贵的意见。班主任工作为每人负责一位同学,我对吴昊同学进行了谈心、家访等活动。

教育实习结束后,回校参加毕业考试。考试科目三门,我的成绩为:马列主义基础,及格;现代汉语及实习,良好;中国文学,良好。之后,举行了毕业典礼,并发了毕业文凭。当我拿到这张文凭,内心很激动。文凭很漂亮,红绸封面,金字,封面上书“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学校毕业文凭”,封里有我的二寸照片,有廖世承院长和陈云涛副院长的签名,尚有各科成绩,毕业考试成绩等。

接着,就是毕业生的分配,那年为全国性的分配。有留上海的,有到外地的。外地较远的如新疆、贵州等。到贵州去的同学多一些。其余分得较散,每地只去一人或二人,我被分配在上海市杨浦区,进了凤城中学。

后,一院二院合并,成立上海师范学院,廖世承任院长。一九八四年十月,庆祝建校三十周年之际,上海市人民政府批准上海师范学院更名为上海师范大学。更名,标志着学校进入了新的历史发展时期。

一九九四年十月十六日,为上海师范大学校庆,我去参加了。西部大门悬挂着巨幅横布,上书“庆祝上海师范大学四十周年校庆”字样,望进去,横幅一层又一层。下午一时许,在东部礼堂,中文系开大会,系领导出席,熟悉的为张斌老师,第二学年他教我们现代汉语,老师现为中文系名誉主任,他讲话并赋诗一首。校友,吴淞中学校长讲了话,他是当年上海市十佳校长之一。后,我们一九五七届二班来参加校庆活动的谢福纯等九人摄影留念。

《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四十周年纪念特辑》上,曾教我们古典文学教学法的何以聪老师赋诗一首,题目为“庆丰收”:中文台榭耀晶光,历代园丁灌溉忙。浩荡师资增阵势,满园桃李竞芬芳。科研日展新成果,社会宏开大课堂。文化交流传中外,俊才金石乐弘扬。《特辑》根据老师的诗句,配以数十帧照片,内容十分精美。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六日,又迎来了母校五十庆典。是日,我们二班十六位同学又相聚在母校。母校的发展日新月异,在原来徐汇校区的基础上,又开辟了1800亩的奉贤新校区。东部的学思湖畔耸立着新的教学大楼——文苑楼、教苑楼,成为学校亮丽的风景线。西部的教师塑像基座上的“厚德、博学、求是、笃行”八字校训金光闪闪,校园里标语彩旗迎风招展,穿红上衣的大学生站立走道两旁欢迎,所到之处充满校庆的欢乐气氛。我们在东部礼堂收看庆祝大会盛况,在西部综合楼参观校史馆,在文苑楼307室班级聚会,在学思湖畔多个景点摄影留念。

光阴荏苒,转眼五十余年过去,但母校的春草秋木始终萦绕在我的记忆长河中。

 

(作者系中文系57届毕业生,从事中学语文教学30余年,曾任钱艺术书院院长)

 


发布者: 网站 管理员
发布日期: 2009/9/28
浏览次数: 2375

返回
版权所有:上海师范大学校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