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一代传奇球星李震中



 

一代传奇球星李震中

洪玲  整理

在半个多世纪前的中国篮坛,有一位号称“托塔李天王”的球星。他是当年中国的头号中锋,被报纸撰文赞为“球胆包天”;他作为中国篮球队队长带队出征第14届伦敦奥运会篮球赛;他在解放后培养了新中国第一批篮球研究生;他五次主编全国体育院系《篮球》教材,编写《中国大百科全书》体育卷篮球条目,参与制订了《中国人民共和国体育法》。他,就是上海师范大学体育学院教授、原硕士生导师李震中。

出生于1916年的李震中如今腿脚不便,但依然精神矍铄,耳聪目明,带着天津口音的普通话清晰宏亮,中气十足,丝毫看不出是九秩高龄的耄耋老人。

可以说,李震中见证了中国篮球的百年发展史。

 

苦练球技,“红孩儿”名扬津门

1895年,天津中华基督教青年会把篮球运动传入了天津。从此,天津的篮球运动逐渐开展起来,并成为我国篮球运动的摇篮。

李震中在天津广北小学(后改为天津市立第一小学)念书时,课余经常到学校旁一个保安队的篮球场去看打球,有时也跑进球场捡球投篮,没多久就迷上了篮球,那时他总是天一亮就跑出去打球,很晚才回来。家里并不支持他打球,而是希望他好好读书,将来能出人头地。然而家人的反对没有用,他依然热衷于打球。14岁那年,他去南开中学室外球场看球赛,正巧是南开中学队与某队比赛,南开“五虎将”精彩的球技、观众们热烈的喝彩,更加激起他对篮球运动的热爱之情,而1.88的出众身材、良好的身体素质则更使他自此与篮球结下不解之缘。

那时候球队都是自发组织的,没有场地,更没有教练,要想参加比较像样的球队必须有出色的球技。为此,李震中下足了功夫。当时天津中原百货公司附近有一个废旧球场,公司营业到晚上9点,他借着营业厅折射出来的微弱灯光苦练篮球。至于球架,也是简陋至极,竖一根原木钉一块木板就成了,球投重了,篮框就会左右晃动,李震中仔细观察计算角度,不断提高投篮命中率,由此练就了一手扎实的基本功。

不久,李震中在南开五虎将主力之一唐宝的盛邀下参加由南开五虎将为主力的蓝白队,可没多久该队就解散了。但此时李震中的球技已日臻成熟,他和唐宝在天津石油公司的经济支持下组建“良华”队,并和尹鸿祥、张景实、刘振元一同在天津万国篮球赛上勇夺冠军,被誉为“良华五虎”(即“后南开五虎”),而李震中则以他精湛的球技和一身红色球衣引起万众瞩目,被观众称为“红孩儿”的李震中一举成名。那年,他才16岁。

 

技压群雄,“球胆包天”威震上海滩

1934年,刚满17岁的李震中作为华北联队的篮坛“巨人”,参加在上海举行的篮球选拔赛,之后他和唐宝、牟作云、王玉增等12名战将入选中国队出征马尼拉第10届远东运动会。当时政府并不重视国民运动,远东运动会后,身为中国篮球队主力的李震中竟生活无着,于是他考取了不要学费的南京中央国立体育专科学校。正规的学校教育,加之他刻苦的训练,球技愈发炉火纯青,读书期间他多次获得“中央杯”、“林森杯”等杯赛冠军,成为南京篮坛霸主,报纸也以“静如处子,动如脱兔,动作细腻,姿势优美”之辞,盛赞他的球技。

李震中弹跳力特别出众,比赛时他和号称“篮球王”的唐宝默契配合,他经常在篮下左右移动,等唐宝突然将球吊传到篮筐边沿后,他就及时跳起将球托进筐内。当时篮球比赛里扣篮还不常见,因此这一精彩镜头常常让现场观众看得如痴如醉。后来,只要李震中的球一出手,观众席就会响起“嚓!嚓!”球果然轻松地“嚓”声入网。于是观众称他为“托塔李天王”。

193510月,旧中国的六届全运会在上海举行,李震中代表南京市篮球队参加竞赛。他因球技出众而被评为全国篮球最佳中锋,成为红极一时的体育明星。

20世纪30年代的上海滩,外国驻军和侨民组织了不少球队,其中美国海军陆战队麦令斯队和侨民组成的海贼队,连续6年保持不败记录。193512月,天津良华队访沪,邀请李震中参赛共同迎战外国球队。良华队首战麦令斯队一举得胜,大长国人志气。次日,良华队迎战冠军海贼队。虽是友谊赛,上海中外人士都非常关注。比赛时场内挤满了观众,场外也围着几百人,打听比赛的消息。“海贼”凭借人高马大的优势,在比赛时打得异常凶猛。李震中和唐宝沉着应战,默契配合,发挥自己外围投篮的长处,连连投球得手,比分一路领先。历来趾高气扬的洋人恼羞成怒,洋人裁判情急之下竟吹黑哨,把“良华”队员一个个罚下场,最后只剩四人应战。李震中毫不畏惧,接过队员的传球,高高跃起,单手托住篮球,伸臂扣腕,篮球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嚓”的一下应声入网。一个,两个,三个……面对李震中出神入化的球艺,观众们连连报以热烈的掌声,最后良华队以5043战胜了自夸从不言败的海贼队。第二天,上海《时报》以头版头条套红标题《良华雪耻战胜海贼,李震中球胆包天独夺18分》报道了比赛盛况。李震中单手投篮出神入化的技艺也深深印在了观众心中,从此,“托塔李天王”李震中的威名响遍上海滩。

19367月,李震中从体专毕业,为了生计来到青岛交通银行工作,但“七七事变”的爆发让他丢掉了工作而四处逃难。在长沙李震中接到了中国红十字会的来信,请他参加中华篮球队到海外的义赛为抗战募捐,他欣然允诺。于是他和队友们先后到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等国家通过球赛宣传抗日。在40场比赛中他们以负2场的战绩鼓舞了海外华人抗日的信心和勇气。

回国后,李震中定居上海,在兵荒马乱的岁月里为生计奔波,干过保险业务员、影院检票员等很多工作,直到抗战胜利后才在上海交通大学稳定下来,成为一名体育教师,并代表上海队参加了旧中国的第七届全国运动会且力拔头筹。

 

净胜百分,“托塔李天王”抱憾伦敦

1948年,在伦敦举行二战后首次(即第14届)奥运会。李震中入选国家队并任队长。尽管时间过去了半个多世纪,然而,回忆起当年的比赛,李震中依然觉得是一个遗憾——那次盼望已久的奥运会成了他的伤心之旅。

出征奥运的整个过程如同一折乱哄哄的闹剧,让李震中至今难以释怀。为奥运会挑选队员的选拔委员会里,委员之间争执不断,有的委员一生气索性就拂袖而去。最后,篮球队名单终于出来了,但是李震中和另一名中锋黄天锡竟被要求打后卫,不合理的人员安排打击了队员的积极性。出征前,没有一个政府官员来看望他们。他们在南京的中央大学集训,住在体育馆的更衣室里,睡的是帆布床,饮食则由校外一家小饭馆解决,训练条件很差,运动服和鞋袜都自理。集训一个月,根本没有训练计划,总是一套传球、投篮和陈旧的战术,居然还训练已被取消的中锋跳球战术。集训结束前,在南京专门举行了一场公开表演赛,当时被誉为“国手”队的比赛,观众却寥寥无几,只卖了一百多张门票。

由于出国旅费无着,中国代表团如卖艺人一般,一路打比赛一路挣路费,历尽艰苦终于到达伦敦。而此时政府的体育官吏巧立名目向海外华侨和国内资本家募捐,在上海和香港向资本家卖出国护照,美其名曰“聘请中国奥运会代表团的顾问”,乘机从中大捞油水。队员们原以为会有使馆和华侨前来欢迎,然而机场冷冷清清,只有两名使馆工作人员打着一面不显眼的小旗子来招呼引路。在奥运村举行升旗仪式时,没有中国官员出席,也没有乐队奏乐,中国代表团只能拿留声机放唱片代替乐队。战后英国物品匮乏,英国居民食品实行配给,所以中国代表队的食品(大米、咸肉、白菜)是提前两个月用船运来的,劣质大米发了霉,让人难以下咽。在奥运村住了两天之后,因无力支付住宿费,中国代表团被安排到附近一所学校,十名篮球队员住在三楼一间教室里。所谓的训练场地是学校的小健身房,为了训练,他们临时在健身房装了个篮球架练习投篮。

1948729下午,第十四届奥运会开幕。李震中和他的队友们参加了开幕式,各国选手们制服整齐美观,而李震中他们除每人发一件蓝色上装及一根紫色领带外,其余服饰与颜色各不相同。

参加比赛的共有23个国家的篮球队,赛制采取分组循环,共分为四组,各组取前两名参加决赛。中国队和菲律宾、智利、南朝鲜、比利时、伊拉克分在了B组。B组实力比较平均,对中国队非常有利。然而,由于教练和领队对奥运赛事不熟悉,中国篮球队在那次奥运会上还是没有出线。第一场比赛时,主力中锋李世侨突然生病,中国队以3944负于智利队。第二场,中国队以3634战胜比利时队。随后的比赛中,中国队以3251输给菲律宾队,以4948险胜韩国队。此时B组有5个队都是两胜两负,积分一样。要想出线必须在对伊拉克队的比赛中胜出才行。中国队果然以12525大胜伊拉克队,创造了这届奥运会篮球赛得分最高纪录。就在李震中和大家欣喜若狂认为出线没问题时,突然得知比赛规定:所有比赛都失败的球队,得分都不予计算。伊拉克队输掉了所有比赛,中国队胜伊拉克队的得分也就无效,因此中国队空欢喜一场,无缘复赛。

奥运会结束后,同来的体育官员各自游山玩水去了,而李震中和他的队友们回国时竟然连机票也没有。他们询问航空公司,回答说政府没有给支票;找到大使馆,回答说概不负责。最后,由伦敦华侨总会担保,向英国航空公司赊欠机票才算了结。回到上海已是晚上,机场漆黑一片,连接机的人也没有,队员们凄凉地握手互道保重而别,从此天涯沦落不知东西。

 

挂靴引退,甘为人梯篮坛谱新篇

1951年,苏联国家男篮来沪访问,李震中率上海工人篮球队出场,他再一次展示了“托塔李天王”单手投篮的精彩技术。这场比赛成为李震中的“告别演出”,此后,李震中挂靴引退,改执教鞭,专心培养新中国的优秀运动员。李震中担任过上海市和大学生篮球队教练,也担任过华东军区篮球队教练,从1954年起,他先后在上海体育学院和上海师范大学任教。1957-1959年,他协助苏联篮球专家拉古那维邱斯在上海体育学院培训篮球研究生。

江声不尽英雄恨,天意无私草木秋。“十年浩劫”,李震中遭受了不少冲击。然而他并未气馁,生性豁达率真的他熬过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

“世路风波,炼心之境”,经历了风霜的松柏更显挺拔。文革结束后,李震中犹如老树开花,又迎来了他生命中的崭新篇章。1979年,国家体委指定李震中为硕士生导师录取篮球研究生。重返讲台的李震中已60开外,但壮心未与年俱老,在教室里,他清晰地讲解篮球理论,在球场上,他手把手传授投篮的秘笈;他在全国各体育院校、师范院校体育系进行讲座,把篮球心得传授给更多的人;他还甘为人梯,帮助青年教师精心修改上课讲义,为提高教学质量而默默奉献着。除繁忙的日常教学任务外,李震中的时间几乎全用在了体育事业上:担任体育学科教材总主编,五次主编全国体育院系的《篮球》教材,使“文革”后我国高等体育院系有了统一的教科书;编写中国大百科全书体育卷“篮球运动”的条目,撰写了多部有关篮球的专著和论文;参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的制订工作;担起全国高等院校体育教材编审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运动技术教材编审组组长、上海教育学会体育分会副理事长、中国篮球协会委员等重任;对手球颇有研究的李震中还担任了中国和上海手球协会的副主席,撰写了《手球运动的技术和战术》等专著,东亚手球锦标赛上他担任顾问,为我国手球队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出谋划策。

冬去春来,李震中培养了一茬又一茬的优秀学生。他的学生遍及全国,有的是省市一级的教练,有的是大专院校的教授、院长,有的是体育战线的领导干部。如今在美国的蓝燕女士,当年读研究生时曾是李震中的学生,当年恩师对自己的栽培,她历历在目:“当初教我时,他已是非常有名的篮球教授,但他十分低调诚恳,对我们没有一点架子。我们写论文时,他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帮我们推敲,并且告诫我们做学问一定要踏实谨慎。在教学上老师也是不拘一格、不囿传统,他平时还叫我们学好化学、数学等科目。老师说只有培养多种兴趣,通晓各种知识,将来才能真正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蓝燕回忆说,“所以当初我到美国创业时,虽然身上只有35美元,但心里却没有担忧过。因为老师不但教会我许多知识,更传授给我乐观的生活态度和面对困难的勇气。”

1992年,李震中荣获国家教委颁发的“全国普通高等学校优秀老体育教师”称号。全国共五十人获此殊荣,上海市仅两人。

 

以球会友,白发老将宝岛不了情

19931229,由李震中担任教练的上海古花篮球队一行17人应台湾体育总会之邀,终于抵达台湾访问。以民间组织形式进行两岸交流活动在国内尚属首次,霎时成为当时两岸篮坛的一大盛事。

这支由解放前上海篮球界、电影界宿将组成的篮球队,组队六年有余,队员平均年龄近70岁,球龄逾半个世纪,堪称是当时世界上“最元老”的篮球队。成行的队员中除了1948年代表中国参加伦敦奥运会的篮坛名将李震中和吴成章外,还有早在40年代就闻名海内外的演艺巨星刘琼、舒适、乔奇、岑范等等,此次宝岛之行,真可谓国手巨星相辉映。台湾媒体纷纷以《两岸老国手,今叙当年情》、《台北篮坛怀念老上海》、《白发老将煮酒话旧,笑谈当年豪情》等大字标题争相报道,并配以大幅照片,民众对此反响极大。

当年执手一别,倏忽已半个世纪,再次重逢,风华正茂的梦中故人都已成为白发老翁,怎能不叫李震中感慨万千!1948年代表中国篮球队征战伦敦奥运会的国手中,在世的仅有在大陆的李震中、吴成章,在台湾的于瑞章,在新加坡的黄天锡。行前,四人相约在台北聚首,73岁的黄天锡如约专程赶往台北。阔别半个世纪之后,李震中和老队友们煮酒话旧,笑谈当年豪情。席间,四球星说及当年对伊拉克之战净胜百分的骄人战绩,好不痛快!黄天锡还拿出他珍藏了45年的奥运中华队球衣,深情地说:“上面还有我45年前的汗水,请珍惜。”在场之人无不唏嘘感动。

元旦之夜,古花篮球队在台北体育馆与于瑞章率领的当地高手联队比赛近30分钟。岁月不饶人,但老将们雄风犹在,风采不减当年,尽管古花队以1126败给年轻了20多岁的对手,但输赢已不再重要,以球会友的意义远远超出了篮球的范畴……

 

老骥伏枥,篮坛泰斗身心健

2005410,上海花园酒店成为一次上海乃至中国篮球界的盛会。门口一条显眼的大红条幅“篮坛泰斗李震中先生90大寿庆典”几个金色大字在阳光下闪闪生辉。而大堂里,前来祝寿的客人络绎不绝,上海市篮协主席姚颂平、中国篮协副主席刘玉民、原国家体委司长钟添发、北京体育大学校长杨桦、上海师范大学校长俞立中、东方男篮主教练李秋平、教练陆智强、女篮名将丛学娣以及上海老年人体育协会领导等人都来了,还有许多李震中的学生从各地赶来为自己最尊敬的老师祝寿。中国手球协会寄来贺词,就连一位60年前曾和李震中一起打过球的名叫齐剑洪的美籍华人,也特意托人从美国带来一封书信,表达自己的祝福和挂念。

寿诞庆典上,著名表演艺术家乔奇吟诗相贺,上海市篮协主席姚颂平亲自把李震中扶到了座位上,将一幅写有“篮坛泰斗,松柏常青”的贺词奉上。姚颂平说:“李震中老师永远值得我们尊重,我们这些后辈从他身上学到的,不仅仅是优秀的篮球技术和理论,更是他老人家奉献一生的治学精神。”看到自己众多朋友、同事、弟子,李震中禁不住热泪盈眶。

如今,独居的李震中过着深居简出的日子。或品茗静读,或整理自己过去的珍贵照片和文献资料,或写些回忆录和体育论文。天气好的时候他会坐着轮椅由保姆推着在师大校园里散步,遇到精彩的世界杯足球赛时,他也会像年轻人那样熬夜。尽管不能再去篮球场活动,但他会从电视里了解篮球。2006629日下午,姚明和其母方凤娣一起来到李震中寓所看望他,两代篮球人欢叙一堂,给他带来极大的欣慰。

虽然已是九十有余的耄耋老人,但李震中对生活依然充满了热情。他会把所剩不多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他喜欢出门散步时戴上帽子和墨镜,他会想好了颜色图案央求保姆帮他织毛衣,有时他还会显出孩童本色故意与保姆斗嘴。率真的他居然最喜欢大闸蟹:“那东西真香啊!我的牙齿也是镶的,不过是‘镶嵌’的‘镶’,呵呵!”他快乐地说,言语中透露出一种开朗轻松的生活态度。“现在上海发展得非常快,像徐家汇都比以前繁华多了,经常想去那里逛一逛。那里有我最喜欢的餐厅,要不是腿脚不便,有时还真想再去品尝一下呢!”

2006年,李震中把他珍藏多年的四百余幅照片捐赠给上海师大档案馆,这些珍贵的照片不仅反映了李震中的篮球生涯,更见证了中国篮球一个世纪的发展。很多珍贵的文献资料,李震中也一并捐给了师大档案馆,他说:“这些照片、资料放在档案馆,我放心!”

在李震中家里挂着一幅对联:九十逢盛世,百岁更精神。这是著名书法家杨再春为他写的。李震中说:“都说‘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我这匹老马已经太老了,但是在今后的岁月里,我还是想为我国的篮球事业再做出点贡献的。”

 


发布者: 网站 管理员
发布日期: 2009/10/12
浏览次数: 4073

返回
版权所有:上海师范大学校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