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与机电工程学院】三十年的思念与期盼——记87届机械本科校友毕业三十周年返校

发布者:网站管理员发布时间:2017-12-01动态浏览次数:11

三十年的思念与期盼

                                             ——87届机械本科校友毕业三十周年返校

87届机械本科校友 王云)

 时光如流水,一晃大学毕业已整整30年,我们上海师范大学(原上海技术师范学院)87届机械系本科班同学于2017729~730日二天相聚母校,举行了隆重的30年同学聚会,这次活动得到了母校的大力支持,为我们同学聚会给予了很多的方便,让我们重回母校倍感温暖。在母校我们又见到了昔日同窗四年的同学,虽然岁月带走我们的青春,却带不走深厚的同窗友情,多少次的魂牵梦绕,多少回的心驰神往,让我们终于走到了一起,共享这美好的时光,有不少同学毕业30年后还是第一次相逢,但大家还是一下子就能认出。有人说:同学之间的感情最纯洁。我们同学相聚都深深地体会到这一点,同学在一起什么都可以说,也不用担心说错什么,无拘无束可以畅谈,随心所欲可以高谈,内心也没有了职场上的敏感,也没有了职场上职位的高低,大家在一起感觉既轻松又愉快,仿佛又回到了年轻。



 在聚会的座谈会上,同学们脸上一个个都洋溢着笑容,因为大家又来到了昔日熟悉的地方,听到了久违的声音,见到了久违的面孔,可以重拾起往日的欢笑,回味一下当年那样的天真、幼稚、纯洁无邪的美好时光,青葱岁月做过的傻事和有趣事,都在聚会中一一抖搂出来,给相聚增添了欢乐,也唤起大家对最美好岁月的回忆。“什么稳扎稳、花花太岁、单思蓉等”等名称,虽然已远去,但还能记起,那是我们学生时代一个个同学的雅号,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还有我们住宿在校,晚上熄灯前睡在床上瞎聊时还会乱点鸳鸯,哪个男生和哪个女生,就连大蒜和洋葱这些餐桌上的东西也在我们同学的鸳鸯谱上,说真的今天想想也“佩服”我们男生学生时代的思想活跃和并不靠谱的奇思妙想,引得大家都高兴地笑了。



 情窦初开的年龄,我们班有没有失恋的故事?有同学问,有同学就开始揭发,有的,男生就有,收到昔日恋人的断交信后,倒在床上默默地痛哭,一个大男人泪水把床单都弄湿了。古人云: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你说我们班的这位老兄多深情?有同学说还有呢,我们中还有一位老兄给女生写求爱信,女生给了他二个字的回信“讨厌”,这可把男生难住了,不清楚女生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但心里又多么希望是假话,于是该男生到处请教同学是什么意思?“讨厌”这个故事大家还记得吗?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的大家都会心地笑了,都说不说也许也忘了。也有同学刚入学进校,大热天裹着一个大被子睡还被同学记得。还有同学一起捉鱼的快乐,一起认真地学习探讨、听体育新闻、欣赏外国轻音乐,看了小说后相互交流,考试期间的抓羊拱猪,输了在耳朵上夹木夹子,一起一次次排练,为参加了学校组织的首届寝室演唱大奖赛等等都在座谈中“深挖”出来,大家在轻松欢乐中仿佛自己又回到了学生的年代。



 在忆往事的快乐中,细心的同学播放了他专门为这次同学聚会做的PPT,把大学时期同学们的合影、活动的照片、同学赠送的照片、校园的留影晒出来,更激发了大家的热情,把座谈会推向了高潮,一张张照片,勾起了一个个的回忆,在上海展览中心和上海外滩黄埔公园的班级合影是我们刚上大学时班级组织的第一次活动,虽然人站的有点乱,后面同学大多被前面同学遮挡,很多同学的脸在照片上找不到,但在大家心里还是很珍贵,没有这张照片,好多同学也许已经忘了。也有不少图片是当年在校园里拍的,大家一个个辨认图片上的是哪一位同学?有不少同学走到屏幕跟前看够清楚,不时地有同学看着看着情不自禁地问:哎,这是哪里拍的?什么时候拍的?你们都在里面怎么没有我呢?我大学的时候身材有这么好吗?我大学的时候有这么美吗?我们那时经常在一起还记得吗?甚至有同学惊讶地问:我的照片我怎么记也记不起来了,却在你这里还保存着呢?把大家都逗乐了。



 当大家沉浸在回忆的喜悦中时,有一张岩石背景的部分同学合影,又把大家带回了心有余悸往大金山岛的一次班级活动,在往大金山岛的途中,有好几位同学出现了晕船,最严重数毛秀君同学呕吐不止,善良懂事的他,此时已是稻草人自顾不周了,却还在担心呕吐物弄脏坐在身边的同学和船的甲板。颠簸的船已让我们坐不稳了,船头还时有浪花兴起,落在甲板和船头同学的身上,他却挪动身体靠向船沿,头还拼命地伸向大海,虽然他的手紧紧地抓住船沿,却把全班同学都吓坏了,幸好他身边的多位同学及时鼎力相助,紧紧地拉住他,这次活动才有惊无险。但往事仍我们难以忘怀,也一直温暖和滋润着我们的心田,可爱的同学、珍贵的情谊。



 当然,大家在一起也聊到了各自现在的近况,有一些同学已是教育方面专家,也有一些同学是学校领导,也有同学不在教育岗位上或离开了教育岗位,在机关政府部门工作,还有几位同学在下海经商,岁月给了我们同学一个个淡定的资本。也有同学辈分也已经升级,做外婆和外公的也有好几位,好像还没有听到做爷爷和奶奶的,也许男孩子结婚普遍比较晚的的缘故吧。在交流中可喜的是大多孩子比我们这代人更优秀,有不少同学的孩子到国外去深造,有的已在国外工作,有的甚至与外国人成婚,生出来的混血女孩特别漂亮,晒出来令很多同学羡慕不已。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快,已到了晚餐的时间,并来想吃好晚餐后到校园走走,寻找我们曾经夜读走过的小路,上课的教学楼,经常去做作业复习的图书馆和住了四年的宿舍楼,但学校变化实在太大了,昔日熟悉的小路、不多的大楼,已隐藏在一幢幢后来新造的大楼中,月光下已无法辨认,只好返回住处等待第二天去寻找。

 第二天,我们用完早餐就匆匆地寻找曾经读书的地方、住过的宿舍、走过的小路、运动的操场,虽然学校变化很大,在为母校的发展感到自豪,同时心中也为母校在发展中的保留多了几分感激,至少我们这些离开母校30年的学子返回母校还能依稀能辩认出过去唯一的教学楼,现命名为第一教学楼,教学楼后面的物理实验楼还在,曾经跑步、踢球、上体育课的操场仍然在原来的地方,曾经住了四年的宿舍楼和宿舍楼东面的当年的教师宿舍楼还在,宿舍楼北面的小河的依旧在不停地流淌,只是河岸筑了石坝,比原来美观多了。看着记忆中熟悉的一幢幢楼、一条条路、操场、小河和小桥让我们感到无比的亲切,因为熟悉但很久又没有来过,让我们心中不时地产生了一些留恋,每到一处都会站上一会儿,寻找我们青春的足迹,还不时地拿出手机拍照留影,因为这是我们同学魂牵梦绕的母校。



 聚会是幸福的,特别是又回母校的怀抱又见到昔日的同学,既了却了我们离开母校30年一个学子的心愿,又加深了我们同学之间的感情,大家都收获满满,心中也多了一份感激,感谢为这次活动做了大量工作的王国忠、许雪林、何敏秀和王剑磊等同学,是他们认真扎实的工作,给同学创造了聚会的机会,大家在知命之年又重回母校找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也感谢母校给了我们同学聚会的方便。只是心中还有一点小小的遗憾,由于老天的持续高温,我们年迈的老师不能来参加,但老师您们的谆谆教诲,学生们终生受益,永生难忘,祝愿我们敬爱老师健康幸福。



 离开母校时,同学们一双双眼睛仍然注视着母校的一幢幢大楼、母校的一草一木,久久不肯离去,默默地祝愿我们母校繁荣昌盛。在同学告别时,大家似乎又有千言万语要叙说,但不知怎么说才好?都期待着能有下一次,再次聚首。有同学说:30年后我们再相会。如真是30年,试想:有多少同学还健在?即使健在也许也已经是身不由己了吧,到时又有多少同学在没有家人的陪伴下被允许参加呢?但愿下一次相聚时间近一点,再近一点。在握手和挥手中,请记住今天的美好时光!


·上海市徐汇区桂林路100号行政楼1203室   ·联系电话:021-64322622   64322871
·邮政编码:200234   COPYRIGHT ©2014   SHANGHAI  NORMAL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